[]

最新章節!

剛纔就是這一道聖光法身吞噬了清涵的神格和一身神力精華,讓清涵化作一個垂垂老矣的老太婆,蒼老了幾百歲。

“死!”

葉天怒吼,一步邁了出去,渾身發光,像是一位天神巡視世間,眸子中冷光四射。

噗!

突然,他咳出一口金色的血來,身上有暗疾爆發。

主要還是因為,他以金丹的修為,強行施展虛空大神通,從燕都城瞬間橫渡到天海市來,超出身體的負載太多,給肉身帶來了不知道多少暗傷。

而且,此刻他全力催動誅仙劍陣,消耗也是極大,身體透支得太厲害了。

這一刻,三千萬天海市民都是心頭一緊,擔心起蘇陽的身體起來。

不僅北冥的安危,天海市的安危,甚至整個東方大國的安危,可都寄托在了他身上啊。

他要是遭遇了不測,後果難以預料。

“一個病秧子,也敢對神不敬,跪下來向本神叩首,請求本神的寬恕,不然賜你形神俱滅。”帝者亞當的聖光分身說道。

雖然隻是一道聖光分身,但是靈魂寄托進聖約櫃中,像是置身神域中,給人一種本尊親至的感覺,眸光掃過之處,天地都黯然失色。

轟隆!

帝者的聖光分身強勢出手,一隻巨大的光掌拍落了下來,將整座東山都籠罩在了下方,要一擊將這片秘境從這顆星辰上抹除。

恐怖,著實太恐怖了。

聖約櫃也在這一刻爆發出無上神威,如同百萬火山噴發,洶湧出的信仰念力浩如煙海,全都加持到那一道光掌之上。

哢嚓嚓!

巨掌未至,群山卻都有些承受不住,先是劇烈搖晃,然後綻出道道裂痕。

絲毫不用懷疑,這一掌要是落實了,北冥東山一定會蕩然無存。

轟隆隆!

萬米高的,女帝峰震動,整座山峰都在流光溢彩,每一棵草木都像是有了神性。

清涵女帝出手,雖然垂垂老矣,法力所剩不多,但也要發揮自己的力量,為自己的夫君爭取一線時間,用來催動誅仙劍陣。

一股股信仰念力從女帝峰衝出,彙聚成一道道驚濤駭浪,席捲長天,對著壓落的聖光巨掌衝擊而去。

兩股截然不同的信仰念力,水火不相容,不斷髮生湮滅,毀滅的能量席捲長空。

可是,清涵女帝終究是強弩之末,打出的信仰念力不斷被磨滅,就好似涓涓細流麵對浩蕩長河,完全不在一個量級上。

噗!

女帝倒飛,吐血連連。

“死!”葉天怒極。

轟!

這一刻,誅仙斷劍終於爆發出了恐怖滔天的力量,劍氣沖霄,化作長虹,直射長天,長達數萬丈,便是遠在千百裡外,都能清晰地看到那一道撐天動地的劍氣長柱。

如同一尊神靈降世一般,是那般的強勢,那般的恐怖,浩盪出的神力迅速衝破金丹,達到元嬰天君的層次。

這一刻,無數人瞪大眼睛,不可思議的望來。

千條瑞氣,萬道霞光,從劍身之上綻放而出,將斷劍都補全了,分明是一柄完美無缺的絕世神兵。

哢嚓!

下一秒鐘,葉天一劍劈了出去。

那璀璨到極致的劍芒,直把雲層都劈開,甚至有低空軌道衛星都被劍氣絞碎了。

無數人的視野之中,除卻這一道彷彿可斬破日月的劍光外,其他什麼都不可見,連天上太陽的光芒都被掩蓋。

這一刻,葉天人劍合一,人與誅仙劍陣合一,一切法力,神魂,神通,全都融入了一劍之中,不分彼此。

膨大到千丈,宛如遮天大幕壓落下來的聖光巨掌,這一劍之下都顯得很渺小。

“不好,逃!”東瀛的黃泉神瞳孔一縮,捲動起一道濁浪,連忙對著遠處遁逃而去。

“帶我一個。”八歧大蛇神也撒丫子跑了起來。

其他的大能人物也爭先恐怖,紛紛逃離聖光大結界。

就連神之子亞當,都有些毛骨悚然。

可是他不能逃走,聖光大結界要靠他來維持,而且他父神的聖光法身也需要他來助力。

“應該能抵住吧?”他心中懷揣著一絲希望。

可是緊接著,便聽到哢嚓一聲傳來,充滿了不朽不滅、金剛不壞氣息的遮天聖光巨掌,在這一劍之下,宛如豆腐一般,被一劃而過,輕易就被斬成了兩截。

“不!”

帝者亞當的聖光法身發出一聲嘶吼,人形的軀體變得模糊,半邊身子開始瓦解,被劍氣撕碎。

“瀆神者,我記住你了。來日我必取你性命。”

哢嚓!

聖光法身崩碎,隻一縷神念衝了出來,伴著一蓬燦爛的光雨,那是抽取的清涵的神格,快速遁入聖約櫃中。

“走!”

那一縷帝者的神唸對子嗣亞綸說道。

亞綸不敢帶忙,迅速撤去聖光大結界,和聖約櫃一道,對遠處的天際衝去。

葉天由著他,以及殘存的幾位西方神道高手逃走,一直等他們逃出城外,一道熾烈的劍虹才忽地爆發,分化出億萬道劍氣,籠罩方圓數百裡空間,每一道都如利劍般,無差彆的攻擊範圍內的一切。

這一刻,時間彷彿靜止了,天地間一片慘淡。

不知道時間過去了多久,百裡空間再次恢複原樣的時候,眾人眼前纔看到一個無比驚悚,無比慘烈的場景。

嘩啦啦!

天海市外,一片方圓數百裡的大地,原本聳立著的巍峨大山,無儘草木,隨著一陣陣大風吹過,就如同沙灘上的堡壘般,紛紛化沙而去,一點點被吹散,也有的轟然土崩瓦解,像是一灘爛泥在地麵上鋪展開來。

赫然,這大山和草木,已經被億萬劍氣侵蝕了,外麵看著完整,內中卻已是千瘡百孔,從分子層麵的分崩離析了,隻需一個很小的外力,就會潰散。

“不!”

“我不想死。”

“葉魔王,吾主天照大神一定不會放過你的。”

……

一聲聲撕心裂肺的慘嚎聲中,一位位西方神道大能,也在爆成一團團血霧,不論是先天還是金丹,冇有一個能夠倖免,全部被劍氣絞碎成了齏粉。

大地上隻剩下千瘡百孔,絕滅了一切生機,像是幾百枚核武洗地過一般。

這股可怕的力量幸好不是在城內爆發,不然灰飛煙滅的就是三千萬天海市民了。

一擊之威,恐怖如斯!

這一刻,整個地球都一片死寂。

不論是現場的圍觀者,還是電視螢幕前的人類,全部瞪大眼睛,不敢相信。

“這是神明,才能掌握的力量啊!他是一位真神,降臨在塵世中。是我錯了,一開始就錯了,不該挑釁一位真神。”大洋彼岸的元首府邸內,老元首霍普金斯喃喃說道,顫抖著,撲通一聲跪下了地上,麵向東方,進行懺悔。

“不,他不是神明,神明是不會吐血的,神明是不會受傷的。”新元首霍華德歇斯底裡的大叫。

這時,電視鏡頭中就見到,葉天在咳血,連續咳了好幾口,籠罩全身的神光暗淡,臉色也愈發蒼白,顯然是受了不輕的傷勢。

頓了頓,他緊握雙手,一臉正色說道:“老元首,你被他的恐懼支配得太深刻了。而今天地大變,天驕並起,強者輩出,早已不是他的時代了。我相信一定會有能殺死他的力量出世。”

轟!

還是在鏡頭之中,天海市外的廢墟大地中,突然一道絢爛的神光沖霄,裡麵現出一道身影,扇動起六扇光明羽翼,對著西方向風馳電掣而去。

赫然是神之子亞綸,在剛纔的劍氣核爆中冇有死去,多半是在聖約櫃的保護之下才活了下來,但也是一身衣衫儘毀,如同百衲衣,披頭散髮,身上血痕一道道,此刻像是一條喪家之犬般,開始逃了。

“葉魔王,我父神一定不會放過你的。”亞綸怒吼,臨走前還要威脅葉天一通。

六扇光明羽翼絕不是蓋的,再加上有聖約櫃的力量可以藉助,扇動之下,極速能飛出十幾倍音速,僅僅幾個彈指間就飛出了十幾裡外。

聖約櫃中有抽取的清涵的神格和神性力量,葉天當然不可能放任他離開。

自古美人歎遲暮,不許英雄見白頭。

此刻女帝垂垂老矣,以輕紗遮住了麵容,不想讓心愛的人看到自己蒼老的樣子,實在讓人憐惜。

誰人能想到,不多會前,還風華絕代,擁有絕世姿容的女帝,現在會變成這個樣子?

而葉天人,一代無敵戰神,原本那滿頭烏黑的髮絲可不也變成了銀白,讓人慨歎。

“鎮!”

就聽葉天輕聲一喝,探出一隻大手,抓向前方。

整片虛空,頓時凝聚成鐵板一塊,空氣都停止了流動。

遁逃中的亞綸,速度頓時慢了下來,感覺像是陷入了泥潭之中,更感覺到一股濃烈的死亡之力從身後對自己極速逼近而來。

麵對這股力量,他的肌體不自主的顫栗,毫無抵抗之力。

“找死!”

亞綸怒吼,一身青筋暴起,滿頭銀髮都要炸裂起來了。

他的體內,猛地亮起一道璀璨的金光。

然後那金光呼嘯衝出,瞬間化作一道貫穿天地的神虹,帶著無可匹敵,碾壓一切的力量,對著葉天撞了過去。

“是聖約櫃,好恐怖!”

無數人驚呼,一陣毛骨悚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