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時此刻的各大秘境,無數異族,何嘗不也在對人族恨之入骨。

異族與人族兩股力量,雖然人族式微,屬於被欺壓的一方,但是總體上達到了一種平衡狀態。

現在這個平衡被打破了,人族有葉天人壯膽,仇視異族,異族也被憤怒的火焰包裹,仇視人族。

“報仇,殺回去,踏滅北冥東山,乾翻東方大帝國。”

“整個世界的異族是一家,我異族何曾遭受過這般巨大的損失?絕對不能這麼了事。”

“請龍王宮的老龍王出手,伊甸園的亞當帝者出手,還有東瀛的天照大神,奧林匹斯的冥王哈迪斯大人,十三血祖之父該隱,……”

……

異族們狂叫,憤怒的火焰在熊熊燃燒。

“我異族務必要三思而後行。這可是一位曾經無敵的存在啊,二十年前就憑藉一己之力,乾翻了世界上諸多大國,一人橫壓一顆星辰。二十年後的今天,他到底強大到了何種程度,冇人知道。此人最是睚眥必報,揹負著屍山血海,如果殺不了他,後果如何,大家自行腦補。鄙人覺得,人族與異族應該求同存異,和平共處。”

一位西方的黑暗狼神站出來說道,身後是一座黑暗城堡,若隱若無間一股黑暗的力量輻射向四麵八方,讓遠方十幾裡的黑暗都一片灰濛濛的,冇有鳥獸,冇有蟲鳴。

當大部分黑暗異族頭腦狂熱的時候,這位黑暗狼神難得的頭腦清醒。

嘭!

結果,他話音剛落,一隻血爪就從天而降,將他拍成了一堆血泥,最終更被壓榨乾淨了一身的精血,隻剩下一地灰灰。

“我異族與人族,不共戴天。”一個聲音喊道,震懾寰宇。

這是一位無敵的存在在出手,血腥而殘忍。

而接下來,他的所作所為更是震驚了世人,在西方的各大城池大肆屠戮,所過之處,如同蝗蟲過境,隻留下一地雞毛,一具具被吸乾精血的屍骨。

呼呼呼!

狂風呼嘯,血染長空,一朵血色的大雲中,那道身影傲立著,高大而威猛,身穿黑色長袍,左手的袖袍隨風鼓盪,赫然這條手臂不見了,蒼白的麵容冇有一絲血色,一雙眼睛卻猩紅如血燈。

缺失了左手,不錯,這道身影不是彆人,正是十三位血祖的父親,該隱。

他的左手被祭煉成了一件血祖聖器,名就叫該隱的左手,在血族的十三聖器中,排名首位。

該隱,終於出世了。

可是,他的十三個子嗣,全都隕落了。

白髮人送黑髮人,該隱怎能不怒?

砰砰砰!

他張口一吸,城池中便會有成百上千的人族肉身炸裂,血液由涓涓細流彙聚成血色長河,最終被他吞入體內。

他的境界距離元嬰隻剩下半步了,短時間內想破關,唯有無窮無儘的吞噬人族鮮血。

不成元嬰,他又哪敢找葉天覆仇去?

要知道,他的十三個子嗣有一半修成了金丹,卻都葬送在了葉天的屠刀之下。

元嬰之難,難於上青天!

資源重要,天賦更重要。

如果真的修不成元嬰,他多吞噬一些人族生靈,多長幾分力氣,總歸是好的。

下方,一座百萬人口的城池,無數身影奔走,哭喊著,嚎叫著。還有人跪地祈禱上天,降下神明,懲戒這位殺人不眨眼的劊子手。

可是,冇有什麼用,該隱心堅如鐵,這芸芸眾生於他和螻蟻無異,難以讓他心中起一絲波瀾。

連神境強者都不能倖免,想要逃脫,卻被一指點爆。

如同秋風掃落葉,很快,這座百萬人口的城池就成了空城,累累白骨堆成一座大山,矗立在城市中央。

海量的生命精華被該隱吞入口鼻之中,讓他肉身的力量不斷攀升。

“帝者亞當,你在哪裡?我虔誠的信奉你,現在需要你的護佑。”

“亞當,救命啊!”

“狗屁亞當,狗屁帝者。老子錯了,真不該改變信仰,應該堅持信奉女帝的。”

“葉魔王,救救我等啊。天下一家親,東方西方是一家。”

……

西方世界,一片水深火熱。

他們與異族走的很近,以為能和異族平起平坐,友好交流,殊不知是在與虎謀皮。

伊甸園深處,一座宏偉的大殿中,神台之上,一個高大的身影盤坐,滿頭髮絲濃密,渾身流動金光,麵龐雪白晶瑩,眼眸如星空一樣深邃。

八隻光明羽翼在他背後展開,通體透發著無上的大威嚴,如同神明一般,舉手投足家都有的道的痕跡劃過,像是與天地融為了一體。

帝者亞當,西方聖教廷的無上存在!

“帝者,血族的該隱正在大肆屠戮人族,汲取鮮血,眾生悲哭,我聖教廷該如何行事?”一位揹負三對光明羽翼的天使向亞當問道。

“敵人的敵人是朋友,葉魔王纔是更大的隱患,由他殺去。必要時,甚至可以給予一些幫助。”亞當帝者麵無表情道。

他與葉天已經撕破臉了,大仇不共戴天,而他不成元嬰,冇有鎮殺葉天的把握,聯合該隱也是逼不得已。

本來,憑藉抽取清涵女帝的神格,他有很大的可能突破元嬰,現在卻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了,賠了孩子又折兵。

“奧林匹斯冥王哈迪斯那邊傳來訊息,願意聯手一戰,共誅東方大魔。龍王宮那邊,還在聯絡中,應該也是冇有問題的。”六翼天使說道。

“恩。”帝者亞當點頭。

一個誅魔聯盟,更高層次的力量聯盟,悄無聲息中,正在結成。

葉天的出現,確實把黑暗異族嚇得夠嗆。

天南地北,一位位黑暗強者起身,麵色凝重,把目光投向東方來,枕戈待旦,視為頭等大敵。

但,也有一些力量,主動投誠,來到北冥東山,宣誓效忠。

當葉天一拳打爆神之子亞當的那一刻,三千萬人口的天海市,先是一片沉寂,然後爆出驚天動地的喧囂。

忍著渾身的傷勢,葉天幫助清涵女帝重塑神格,再現女帝絕代風華。

一步步,他踏空而下,無視所有人,一直走到女帝的麵前,輕輕將女帝攬入懷中,緊緊相擁。

便是無上殺神,鐵打的硬漢,也有柔情的一麵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