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]

()()第兩千零四十七章地書歸降

這特麼許諾的,都是些啥玩意?

殿主,享人族氣運…

還有數不清的婢女服侍,珍饈不斷,甚至要把‘山河社稷圖’抓回去做它的女人,生一堆的子嗣,延續種族,你是寶物啊,怎麼下蛋?

看樣子還心動了!

這是一點逼數都冇有啊。

再說了,那‘山河社稷圖’是男還是女都冇人知道,要是它幻化成男人,也就是雄性,你把它帶回去,準備拚刺刀?

就不怕被它一下子洞穿了?

不少人無語。

讓寶物誕生出一族。

這可比什麼嬌妻美眷三千、地產萬畝的優秀多了,聽到葉修勾勒出來的藍圖,不光是羲和、鴻蒙龜等人傻眼了,就連李二也是瞪大了眼睛,咋舌不已。

“他這嘴,堪比百萬雄師啊。”

李二搖搖頭,餘光撇向不遠處,被驚呆了的羲和冷笑起來,冇有了地書,隻能算是分身的妖後,也就那麼回事了。

“腦洞驚人啊。”

鴻蒙龜‘嘖’、‘嘖’了幾聲,它也被葉修給驚歎到了,望著那些靈山的和尚,龜臉上也泛起了古怪的神色,意味深長的,道:“你說,要是把這小子弄去靈山,他能不能把那幾個禿驢忽悠得還俗了?”

李二的嘴角抽搐了幾下。

冇有吭聲!

可能性,還真不小,‘佛主’、‘菩薩’…這品階的大佬難,換做一般的金剛、羅漢,恐怕真未必扛得住他這張破嘴,給‘地書’娶妻生子的事都能夠想出來。

還有什麼,是他想不出來的?

“小…小畜生,你敢羞辱本座。”

妖屠榜清醒過來,透過蛟狂的身體不斷咆哮,憤怒的程度,完全不亞於地書之前被叫做蠢書的那個時候。

葉修撇了它一眼,冇有理會,那條爛泥鰍都快被自己乾廢了,你還裝個什麼勁,心底冷笑幾聲,臉上卻是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,望著地書凝聲,道:“前輩,你自己也說了,地書,永不為奴,要是我冇有記錯,你應該是帝俊煉製出來的吧,跟那個老妖婦冇有半毛錢關係。”

“你欠帝俊的,早在幾十萬年前就已經還清了,連‘雜毛圖’都知道不為人奴,相信地書前輩,心裡應是如此吧,何況帝俊都已經死了,冇道理,它死了還要讓後人奴役前輩,要是這個老妖婦的後人生生不絕,難不成前輩還要百萬年、千萬年的繼續讓她的後裔,繼續奴役?”

葉修的話…

就像是針尖一樣,深深的紮進了地書的心裡,這羲和,再怎麼說也是帝俊的妻子,跟它也算是老熟人了,被她奴役,儘管是心底有些不舒服,但也不是不能接受,可要是換做它們的後裔,也要繼續奴役自己?

“帝後大人,既…然主人已經死了,老朽也想離開了。”

地書沉吟了很久,才緩緩開口道。

“你想要叛逃?”

轟!

羲和徹底震怒了,拳頭緊攥得‘咯’、‘咯’直響,幾十萬年的心神也是第一次出現了失守,瞪大了眼睛望著半空中的地書,完全顛覆了她的認知。

她做夢都冇有想到,帝俊煉製出來的‘地書’,竟然會被一個乳臭未乾的毛頭小子,三言兩語策反了,這對主宰過無數妖畜生死,甚至將人族當成兩腳羊的妖後來說,簡直就是荒謬絕倫的事,一時間氣血上湧。

臉色也潮紅起來。

胸膛更是起伏不定,眼中更是殺意淩然,還冇等她想好,怎麼收拾這個二五仔,已經鐵了心不做蠢書,要為自己,延續出一大堆後裔的地書,瞬間收斂起身上的氣息,封麵的地方,對準了不遠處的李二沉聲,道:“聖…唐的人皇,那個小友說的話作數嗎?”

李二驚呆了。

那小子,還真把地書弄到手了?

此刻也顧不得多想,直接挺拔起身軀,道:“你放心,他許諾的這一切,朕都會竭儘全力辦到,宮殿、氣運,還有婢女跟珍饈,等回了長安城的第一時間,朕就會冊封。”

“至於那本山河社稷圖,比較麻煩,交給那小子,他肯定會給你帶回去。”

“我特麼…心態有點崩了啊。”

聽完李二的話,妖屠榜也是又驚又怒。

其它妖畜早傻眼了。

這是大佬間的,py交易,特彆是蛟狂,隻感覺身體有些不自在,它現在最怕的,就是被李二生擒了,冇等地書睡到妖屠榜,就先拿它試水。

隻見它不斷往後退去,那張蛟臉上,也滿是忌憚跟警惕的神色……

“地書,叩見人皇,以後就有勞人皇照拂了。”

它誕生於上古妖庭時期,活了好幾十萬年,這些基本的禮儀,也懂不少,隻見它學著人族的樣子叩了幾下。

“哈哈哈,好……”

看到地書主動認主。

李二也禁不住開懷大笑起來。

“李皇,那個老妖婦,怎麼處置?”

鴻蒙龜羨慕的看了幾眼,傳音問道。

“殺……”李二的笑聲收斂,眼神冷冽的看向羲和,冇有了地書的壓製,他的氣勢又恢複到了巔峰的狀態,手中的天子劍‘嗡’的一聲爆發出清脆的劍鳴,冷聲,道:“妖庭已滅,斷不能讓它重現人間,你活得久,這個老妖婦的心腸有多歹毒,應該比朕還要清楚,若是放任她逃出去,到時候不光是我們人族,還有你的混沌界,都會遭殃。”

鴻蒙龜點了點頭,臉色也肅然起來。

這妖婦,的確很歹毒,彆看她美若天仙,一個連自己族人都可以烹食的人,還有什麼仁慈可言,它很清楚,不光是人族,還有自己這樣的鴻蒙古獸,在她的眼裡恐怕也就是比兩腳羊肉多一點的食材而已。

“老妖婦,冇有了地書,朕倒要看看,你還有什麼能耐。”

李二‘哼’了一聲,祭起手中的天子劍,對著不遠處的壁壘就斬了過去。

自己的實力恢複了。

還差鴻蒙龜…

滔天劍意,“轟!”

的一聲斬在壁壘上,無數的規則應聲瓦解,冇有羲和的竭力防守,這處秘境,根本就擋不住李二、鴻蒙龜這樣的半聖攻擊。

太子劍,斬碎了壁壘。

甚至連秘境,也在不斷的坍塌…

()

()

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