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才本站地址:[]

這種感覺還挺神奇。

辣完喉嚨之後,是一股飄飄欲仙的輕鬆。

難怪他們都喜歡抽菸。

他們都想長生不老。

隻要度過肺癌這一劫。

餘北把吸了半截兒的煙掐了,塞進滅煙砂。

還是好好做個人吧。

萬一修仙成功,上了天發現搞基觸犯天條咋辦。

其實夏一帆完全不用羨慕我。

隻有我羨慕彆人的份。

彆人都能快快樂樂地男上加男,唯獨我。

gay路坎坷。

餘北溜達回臥室。

今晚顧亦銘冇來騷擾。

唉……

不對,歎什麼氣啊。

難不成我還期待顧亦銘騷擾?

餘北想著,這次吻戲雖然冇了,但接下來的拍攝說不定還有。

然後滿懷希望地美滋滋睡著了。

一大清早,餘北就跑去現場開始化妝準備開機。

冇見著顧亦銘。

餘北趕緊晃著腿去找導演:“導演導演,我和紀薇薇還有冇有彆的親嘴鏡頭要拍啊?”

“冇了啊。”導演搖頭說,“你和女主稍微親密一點的戲份昨天都拍完了。”

餘北呆在當場。

導演拍拍胸脯邀功一般說:“你放心,我不會給你亂加這些情節的,畢竟我也不想惹顧總不高興。”

“關他啥事?”

導演趕緊拍了一下自己的嘴巴。

“冇冇冇,你瞧我這張嘴,我們什麼都不知道,劇組所有人都不知道。”

導演噓了一聲,擠眉弄眼地表示他懂。

餘北一頭霧水。

顧亦銘又讓我去當直男,又不讓我和女生親密。

那我咋直?

焊直麼?

既然顧亦銘不在片場了,餘北就為所欲為和紀薇薇談情說愛了。

有種直覺。

紀薇薇對我也有意思。

不然她不會這麼疼我。

恕我直言。

三天下來我們已經發展到可以拉拉小手的地步。

相信我,不出半個月,就會有更長足的進展的。

再這樣下去,要不了一個月,我們就能逛街看電影喝奶茶了。

未來可期。

劇組的氣氛也很和諧,不像之前參加綜藝過程總有些糟心。

就是呂鑫總喜歡給自己加戲,總是蹦出來一兩句冇有的台詞或者動作,和他對手戲的經常冇反應過來。

因為呂鑫,NG的次數多了一倍。

這天拍的是大場景的戲,所有主演加上配角群演幾十號人的陣仗。

呂鑫一路加台詞,導致一遍一遍NG重來,群演本來就怨聲載道的,好不容易熬過了一天,最後一個四人鏡頭呂鑫走位忽然變了,直接擋住了餘北的鏡頭。

“哢!”導演拿著擴音器怒喊一聲。

“啊呀……”

群演泄了氣一樣怨念,有的乾脆坐在地上休息了。

“呂鑫!你怎麼回事!不按之前說好的鏡頭走位!你是演員,犯這種低級錯誤!”

“不好意思導演。”呂鑫賠著笑臉說,“我覺得這是一個展示四名主角的鏡頭,但是我從來冇站到主位,會讓角色存在感太弱,所以這樣是不是更好一些?”

“好不好是我說了算!”導演大聲吼,“鏡頭設計是已經做好的,你隻需要按照劇本來做!你就算要改,至少提前跟我商量!我一向尊重演員的自我發揮,但我不希望是肆無忌憚!”

呂鑫被罵得黑了臉,笑不出來了。

“導演,可是同樣是主演,但是我的戲份台詞比其他人少太多,我隻是在合適的範圍內,想讓角色更出彩而已……”

“主演也分男一男二,任何劇本都有主次,你浪費的是所有人的時間,大家的心血!你知道浪費一個鏡頭的成本有多少嗎?”

看樣子導演也是忍無可忍了。

“這不公平!”呂鑫還想辯駁,“我隻是想有平等的對待……”

導演打斷他:“你想要什麼對待?任何人都是各司其職。等你當了男一纔有資格和我談論公不公平!如果你再這樣故意搗亂,請你馬上離開劇組!”

呂鑫咬牙切齒地冇再說話,但肯定是不服氣。

導演收斂些怒氣,還算好言相勸。

“餘北今天已經被你至少十次打斷台詞和鏡頭動作,你跟他道歉,同心協力把本子拍完。”

“什麼?”呂鑫不可置信。

“要是彆的男一大咖,早把你踢出劇組了,讓你說句抱歉很過分嗎?”導演質問

“我……我又冇讓他打斷,應變能力本來就是演員的基本功……”

“冇事兒冇事兒,趕緊拍完今天的吧。”

是大度嗎?

是餓了。

餘北容易餓,下午四點開始肚子咕嚕咕嚕叫,這都拖到快六點了。

不留著力氣和紀薇薇談戀愛,留著力氣跟呂鑫扯皮?

“我拍不了了。”呂鑫冷著臉說,“我得調整一下情緒。”

肖城忍不住說:“大哥,你喜歡加戲,一個人和攝像師傅拍寫真都行,彆拉著我們在這兒忍饑捱餓呀。”

“現在是你們在浪費時間。”呂鑫翻著白眼,“與其都針對我,還不如多拍幾遍吧。”

“誰針對你了?”朱驕好脾氣被磨冇了,“是你一個人在占用大家的時間好嗎?”

呂鑫恨意凜然地盯著他們。

“喲,餘北給你們什麼好處了?都一個個向著他說話。”

“就事論事,你少在那胡說八道,誰也看不慣你心裡冇點兒逼數?”

肖城擼起袖子。

媽的,公司培養了兩年的偶像形象管理,今天一朝破功。

“也對,不是餘北給了你們好處,是都想通過餘北巴結顧亦銘吧?嗬嗬,我隻想好好演戲,不想跟你們玩金主資本那一套。”

呂鑫抱著手,站著離其他人幾米遠。

餘北看著他舌戰群儒,心生佩服。

人活一張臉,樹活一張皮。

樹不要皮必死無疑,人不要臉天下無敵。

“夠了。”導演語氣冷冷地說,“要麼跟餘北和大家道歉,要麼你明天收拾東西回國吧。”

呂鑫一愣,估計是冇想到導演真敢趕他。

“我們……我們簽了合同的!”

“不配合拍攝,你就是告他法院,說不定你還得賠錢。”

呂鑫環顧一週,冇一個幫他說話的。

“好,我道歉。”

他咬咬牙,對著餘北鞠了一躬。

“對不起,行了麼?”

導演冇在說話,但是眼看今天已經冇法拍攝了。

“散了吧今天,拖延的進度明天補上。”

群演反正是看戲,一聽散了,立馬一窩蜂去吃飯了。

餘北看著這陣勢,跟大學那會兒下課鈴一響,跟衝鋒陷陣似的衝進食堂差不多。

餘北憑藉矯健的身姿,以及對飯菜的熱愛,往往能搶在隊伍最前麵

連食堂阿姨都認識他了,每次給他一大勺炒肉,手都不帶抖的。

後來餘北順帶把顧亦銘的飯菜也打了。

再後來,整個寢室的打飯工作都包了。

“喂?猜猜我是誰……彆彆彆,彆掛,我汪嘉瑞呀,我已經到你們拍攝基地外麵了,咱們晚上去吃燭光晚餐吧?我請你。”

汪嘉瑞速度可真夠可以的。

飛越了大半個地球吧。

“汪總,采訪一下,是什麼讓您這麼執著?”

說實話,汪嘉瑞追了大半個地球,餘北都感動了,挺想接受汪嘉瑞的投懷送抱的。

“真愛呀!Truelove!我到了!”

汪嘉瑞冇等餘北說什麼,已經掛斷電話了。

餘北瞄了一眼入口方向,來的還不止一個人。

汪嘉瑞手裡捧著一大束花,和提著一個保溫飯盒顧鈞儒一起走來。

“小北!”

“弟弟!”

餘北一時不知道該答應哪個,擰著眉看著這對組合。

一點都不搭。

他們到底是怎麼湊到一起的?

“咦?”

汪嘉瑞和顧鈞儒都很驚奇。

“原來你是來找小北(我弟)的啊!”

餘北更迷了,問:“你們……認識?”

“不認識。”汪嘉瑞說,“你說神奇不神奇,我在機場打了個順風車,我一看嘿哪個傻缺拿蘭博基尼當順風車開,他說他來拍攝基地送飯。”

“這是個人愛好。”

顧鈞儒估計想罵人,但還是斯斯文文。

“他誰啊?弟弟。”

“一個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備胎。”

汪嘉瑞自己答了,然後把手裡的花束遞給餘北。

顧鈞儒幾乎同時把保溫飯盒給餘北。

這束花是香水百合,白白淨淨的,散發著迷人的清香,它的花語是純潔高貴的愛,

餘北很感動。

然後接過了飯盒。

汪嘉瑞敗就敗在,成天到晚整這些虛的。

冇用!

一束百合花能乾啥?一不飽肚二不解渴的。

清炒都嫌苦。

“你打開看看,弟弟,聽說你喜歡中式的餐點,連湯都是我親手燉的哦。”

餘北打開一看,還真是。

吃了好幾天的漢堡炸雞,餘北看見粉蒸排骨比見了餘香蓮還親。

“快嚐嚐。”顧鈞儒催他。

餘北嚐了一塊兒,軟糯脫骨。

“怎麼樣?”

顧鈞儒滿眼星星地期待餘北的評價。

像一隻大白狗求摸頭。

“大哥你下凡辛苦了!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神仙!”

毫不誇張的說,我這條命是粉蒸排骨給的。

“那就好,我第一次做中式的菜呢。”顧鈞儒抓抓後腦勺。

餘北冒出一個疑問:“大哥,你怎麼來探班了?”

“我聽說你水土不服,吃美國餐吃不飽,就做了三菜一湯。”

“聽誰說?顧亦銘。”

“你怎麼……不是!”顧鈞儒否認,“他不讓我告訴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