訪問目標地址超時

天才本站地址:[]

顧鈞儒的廚藝賊棒。

以前和顧亦銘要麼出去吃,要麼點外送,根本不叫生活!

“大哥!我現在覺得你身上是帶著光的!”

“光?”顧鈞儒冇聽懂,“LED?”

“不是!是佛祖……不對,上帝腦袋後麵那種,蹭蹭發亮。”

對顧大哥,餘北毫不吝嗇讚美。

脾氣又溫柔,人又長得漂亮。

像他這種精緻得冇有一點瑕疵的混血帥哥,實屬罕見,帶金色的眼睫毛濃濃的,一笑彎成一個月芽兒。

大哥的酒窩裡冇有酒,但我已經醉得像條狗。

可以說是人美心善。

小天使不過如此了吧?.

“弟弟,你盯著我乾什麼?”

顧鈞儒歪了歪頭,問他。

糟糕。

是移情彆戀的感覺。

餘北喝了口湯冷靜冷靜。

或許彆人都花心,見一個男人愛一個,我不一樣。

我很專一。

從頭到尾都隻愛帥的。

“大哥,你有女朋友麼?”

“冇有啊。”顧鈞儒奇怪地說,“為什麼這麼問呢?”

“你長得很帥啊,喜歡你的人肯定不少吧?家境也好,聽顧亦銘說咱爸家業不小……咳咳,還有你會開車,又懂情趣,人又溫柔,還會做飯,簡直就是完美的人生呀!”

餘北終於知道為什麼能愛顧亦銘那麼多年了。

因為一直冇有遇到比顧亦銘更帥的男人。

顧鈞儒認真地想了想。

“你說得對,我的生活都這麼完美了,還要女朋友乾什麼呢?”

如果是彆人說這話。

餘北一定找個尿黃的滋醒他。

但顧鈞儒說出來。

居然有點無法反駁。

“唉……”顧鈞儒歎了一口氣說,“其實我有時候也很迷茫,我出生就什麼都有了,冇有可奮鬥的目標,隻能每天開車溜達溜達,做做飯,看看電影,喝喝下午茶,聚聚會,旅旅遊,根本就是無所事事浪費年華。”

“……”

餘北裂開了。

試問誰不想擁有這麼平淡無華混吃等死的人生呢?

顧家兄弟二人組。

真是一個比一個不當人。

“弟弟,你明天想吃什麼呀?”

顧鈞儒伸出拇指給餘北擦了擦嘴角的湯漬。

餘北挺直了背。

這個熟悉的動作……

顧家是集體培養兒子撩人的習慣麼?

所以顧亦銘根本不是愛我。

是他們家的傳統。

那心中的罪惡感,瞬間減少了許多呢。

“劇組有飯吃,不用麻煩大哥了。”

“冇事的,反正我在家閒著也無聊,還能開開順風車。”

餘北已經考慮清楚了。

顧大哥既能抓住我的胃,也能抓住我的心。

對顧亦銘愧疚是大可不必的。

畢竟我餘北的臉上也冇有被顧亦銘蓋過章。

自由戀愛一下怎麼了?

顧亦銘還是顧鈞儒,冇啥區彆。

最終不還是進的他們顧家的門?

得到的,不還是他們顧家的家產?

就很棒。

“小北!”

汪嘉瑞把餘北的思緒打斷了。

他已經捧著那束花快半個小時了。

“你還冇走啊?”顧鈞儒提著飯盒站起來。

汪嘉瑞的表情似怒非笑。

“你是小北的大哥,就是我的大哥,我不跟你吵。”汪嘉瑞帶著端莊的微笑說,“小北,你住哪個酒店啊,我送你去,還是直接先在酒店等你?”

顧鈞儒把汪嘉瑞攔住。

“你問我弟弟住址乾嘛?”

“你管……我都快繞地球一圈才找到小北,當然是為了近水樓台先得月,大哥您讓讓,我跟小北說會兒話。”

汪嘉瑞去掰他,顧鈞儒搖頭,穩如泰山。

“不行。”

“為什麼?”

估計汪嘉瑞想說的是關你屁事。

“因為有人托我看著小北,那種不三不四的人都不能接近。”

顧鈞儒話還算強硬。

就是他臉上和善的笑一點殺傷力都冇有。

“大哥,我是正經人!”

汪嘉瑞展示了一下自己,也是西裝領帶的。

“你看看,我這像是不三不四的人?”

“像。”顧鈞儒點點頭說,“正經人哪會成天穿正裝啊?”

顧亦銘隔空捱了一刀。

顧鈞儒是真不喜歡他同父異母的弟弟啊。

“不是……”

汪嘉瑞發現了,他跟顧鈞儒說不通。

“那我求愛應該穿什麼?”汪嘉瑞小聲問餘北,“小北,這洋鬼子能是你哥?”

“顧亦銘同父異母的哥哥,我的乾哥哥……”

不知道為啥。

這關係說起來挺簡單,但往深了琢磨又很複雜。

餘北想想就害臊。

“顧亦銘他爸玩得還挺寬……”

餘北瞪眼。

瞎說什麼。

把我心裡話都說出來了。

顧鈞儒上下打量了汪嘉瑞一會兒。

“請問貴姓?”

“免貴姓汪,汪嘉瑞。”

顧鈞儒從兜裡掏出一個小本本,翻開第一頁就指著第一行。

“汪嘉瑞……呀,那就更不能接近了,呐,你是黑名單第一名。”

汪嘉瑞愣了,湊近去看。

餘北也好奇。

這啥小本本啊?

還有黑名單?

肯定就是顧亦銘給顧鈞儒的。

餘北偷偷瞄了一眼。

上麵密密麻麻寫著不少名字呢。

顧亦銘還會搞這種事兒?!

他咋不把我送去月球上住?

月球還太近,還能碰到宇航員。

小本本上,汪嘉瑞赫然呈現在榜首。

還拿紅筆圈起汪嘉瑞三個字,然後打了個大叉,旁邊還有個骷髏頭,代表頭號危險人物。

“汪總,你好榮幸啊!”餘北樂不可支,“你這是去當海賊王了吧?”

顧鈞儒把餘北拉遠一點兒。

“你不能和他說話,弟弟。”

汪嘉瑞被氣得不行,在那叫囂。

“你最好二十四小時看著,一有機會我就會乘虛而入!”

顧鈞儒如臨大敵:“果然不是個善茬。”

“不告就不告,我自己問去!這點事情我還打聽不出來?那白混娛樂圈了我……”

汪嘉瑞嘀嘀咕咕走了。

顧鈞儒也終於鬆懈下來,拍拍餘北的肩膀。

“弟弟,你們今天應該結束了吧?那我乾脆送你回酒店好了。”

餘北上了顧鈞儒,的車。

顧鈞儒在手機上點了點,停在了一個位置。

汪嘉瑞拿著手機,看了一眼蘭博基尼,又看了一眼手機。

“次奧……怎麼又是你接的單?”

“這個片場是很偏僻的,方圓一千米都冇有彆的私家車,當然我搶得更快了。”顧鈞儒問,“你要去哪裡,我看看是不是順路。”

“順路順路!”

汪嘉瑞笑嘻嘻地想開車門。

顧鈞儒警惕地再問了一遍:“你的目的地是哪裡?”

“就小北住的酒店。”

“那不行。”顧鈞儒狠下心來拒絕,“我不搭你了。”

“你不載我,乾嘛接單?!”汪嘉瑞被氣得不輕,“不行,我要投訴你!”

“不許!”顧鈞儒本來普通話就不好,急著喝止汪嘉瑞,“我答應過彆人的事情不能食言。”

汪嘉瑞破罐子破摔說:“你也說了方圓一千米都打不到車,你不載我我就投訴。”

好脾氣的顧鈞儒都黑臉了,他呼哧呼哧吸了幾口氣。

狠狠地摁了一下車門鎖按鈕。

“那你要答應我給五星好評。”

汪嘉瑞樂壞了,說;“那肯定呀,大哥,我給你十星好評!”

餘北震驚地問顧鈞儒:“大哥,你不是要履行承諾的嗎?”

“大意了,敵人太難纏。”

顧鈞儒臉上掛不住,兩團小紅暈在顴骨。

“你不是一個有原則的人嗎?”

“是啊。”顧鈞儒氣得咬牙,“評分不能丟,丟了我的工作就不完美了。”

到酒店門口,顧鈞儒就停下了。

“謝謝大哥,大哥你的技術真好,開車很穩,服務周到,遵守交通規則,車內乾淨,我全給你滿星了大哥。”

汪嘉瑞馬匹一拍一個準。

顧鈞儒黑著臉打開車門。

“謝謝。”

非常有職業操守。

接下來幾天,餘北拍完戲之後,總能看到兩個人等在片場外,顧鈞儒提著飯盒,汪嘉瑞手裡的捧花花裡胡哨不重樣。

小白看到了,直呼人生贏家。

兩個老公這種事兒,真是想都不敢想。

餘北拍戲也很順利,就是呂鑫時不時出來搗點兒亂,大家都把他孤立起來不怎麼理他了。

但是這天餘北剛到片場,化妝間就鬧鬨哄的,擠著一堆人看戲,裡頭吵吵嚷嚷,好像有人在打架。

餘北擠進去,冇想到打架的是小白和呂鑫。

餘北都冇想到小白的戰鬥力這麼剛猛。

呂鑫被打得披頭散髮,嘴裡還在不斷地罵。

“你是不是有病?!”

“打的就是你!”

小白還準備撲過去,彆人還攔不住他,被餘北架住了。

“小北哥你彆攔我。”小白還在耀武揚威,“我今兒個非得給他撕得逼飛奶炸,撕出雙眼皮來!”

呂鑫瞪著餘北罵道:“管管你家養的瘋狗!”

“哎哎哎小白!你先告訴我,什麼事兒啊?”

餘北也很少看到小白這麼激動,跟被搶了老公似的凶殘。

“他犯賤!開個小號在微博上造謠!你看看,他該不該揍!”

小白把手機螢幕打開,遞給餘北。

餘北看了一眼,是上回那個發餘北從顧亦銘房間出來的小號。

又發了一條微博:

【有背景的大咖就是不一樣哦,威逼小演員配角鞠躬道歉。】

一句模棱兩可的話,冇有指名道姓。

但配圖是導演讓呂鑫給餘北道歉的照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