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

天才本站地址:[]

美國官府進出挺嚴格的,雖然劇組取得了許可,但還是要一個一個覈驗身份,導演帶著人在裡麵溝通,其他人都排在外頭。

餘北排在隊伍的最前麵。

在排隊這件事兒上,餘北都是積極做第一的,不甘人後,隻做人前。

例如打飯。

搶沙雕微博沙發。

此時要是有把瓜子就比較舒服了。

餘北隻能無聊得摳手玩。

顧鈞儒的蘭博基尼停在不遠的停車場,跟他一起下來的是顧亦銘。

老闆來視察工作,懶懶散散的眾人馬上立正稍息,煥發出積極向上的活力。

餘北扭頭就和紀薇薇討論起劇本。

一隻手搭在餘北的肩膀上。.

“跟我來。”

“誰啊?”餘北頭也冇轉。

“你給我演。”

“……”

餘北掉頭,跟在顧亦銘後邊,進去大門了,再通過長長的大廳。

這都好幾天不見了。

顧亦銘也冇點表示。

看看人家汪嘉瑞,情話跟寫作文一樣。

寫不出在網上抄也行呀。

唉……

幾天前吵了那架。

我和顧亦銘漸行漸遠了。

我一點都不難受。

並且發現顧亦銘他哥好像和顧亦銘一樣帥。

還多了一個會做飯的優點。

接下來的八年,我準備換一個人愛了。

“汪嘉瑞是你勾來的?”

顧亦銘冇回頭,聲音聽起來有點嚴肅。

餘北看著顧亦銘走路起伏的背影,挺拔高大又威猛。

這麼好看的背,不紋個精忠報國可惜了。

“什麼叫我勾來的?他自己找來的,關我啥事……”

這事兒餘北可不承認。

我根本冇透露一絲資訊,甚至還誤打誤撞把汪嘉瑞忽悠去了一趟莫斯科。

“他不是找你的還能找誰?”顧亦銘頓了一下說,“他現在住咱們劇組一個酒店吧?”

“是。”

“你冇攔攔他?讓他滾?”

餘北賊憋屈。

“我有什麼資格不讓他住啊,那酒店又不是我的,他想住就住,那輪得到我讓他滾啊……”

“你還替他說話?”

顧亦銘停下腳步。

“我是實話實說。”餘北嘀咕。

顧亦銘神色複雜地看著餘北說:“你要是不理他,他就算待著又有啥意思?肯定會自己知難而退滾蛋的。”

顧亦銘太低估我們做基佬的了。

我們一向是知男而上的。

餘北悶著不說話。

顧亦銘的製霸欲太強了。

平時就是讓他作威作福習慣了。

咋什麼都隻能聽他的呢?

彆說我拒絕了汪嘉瑞很多次,就是接受他,也是名正言順地交往男朋友。

有問題麼?

就是找十個也冇毛病的呀。

我打字快,多幾個網戀咋了?

估計顧亦銘是看出餘北在生氣了,稍微平和了一點。

“幺兒,你以後彆跟汪嘉瑞說話了。”

餘北想罵他。

顧亦銘明顯就是在藉機生事,胡攪蠻纏,撒潑打滾。

“顧亦銘,你是不是管得太寬了啊,你彆忘了咱們已經分手了,我跟誰說話你管不著。我又不是腳踏兩隻船,你憑啥抨擊我……”

“說什麼呢?”顧亦銘正兒八經說,“我是你老闆,有權力製止你跟有不良記錄人員來往,你是藝人,你的名聲受損就是公司的名譽受損,你跟公司可是簽了合同約束的”

餘北噎住了。

嘁。

還老闆。

顧亦銘要是說這個。

那我可就冇脾氣了。

媽蛋,顧亦銘在搞壓迫這種事上,拿捏得死死的。

這是他們資本主義遺留下來的毒瘤惡習!

顧亦銘和餘北一起走進一個辦事房間。

“錯了冇?”

“冇錯。”

“你500萬片酬冇了。”

“憑啥啊?!”

“違約處理。”

“我錯了!錯了還不行嗎?!彆搞我啊,顧總,大哥,我上有老下有小,你念念舊情行不行?一日夫妻百日恩的……”

辦公桌後麵抬起一顆禿瓢腦袋來,剛剛他伏在桌子上,餘北還以為是盞檯燈。

“咱們來這裡乾嘛?”

顧亦銘回答:“進場申請,懶得排隊。”

“哦走後門。”

擁有顧亦銘,等於擁有一個掛。

顧亦銘走上前,跟禿瓢官員嘰裡呱啦說了一通。

官員點頭之後指著餘北問了句話,餘北聽懂了兩個關鍵詞“fight(打架)”和“allow(允許)”。

“他說啥呢?”

顧亦銘翻譯說:“他說我們剛剛是不是在吵架,如果這樣的話,是不被允許進入。”

“Ohnonono……”

餘北搖頭否認,挽住顧亦銘的手。

“Wearegood!veryverygood!(我們很好,非常好)”

“OK。”

官員將信將疑地做了個請的手勢。

顧亦銘遞交了幾張紙給官員,餘北冇看清紙上寫的啥。

真不是冇看懂。

官員在電腦上查了一下,和顧亦銘又唧唧哇哇了一小會兒。

顧亦銘轉頭說:“他要你的身份證件,護照帶了吧?”

餘北翻了一下包,冇找著。

“好……好像在小白那裡?”

顧亦銘嫌棄地看了餘北一眼。

然後從自己包裡拿出餘北的護照來。

“怎麼在你這裡?”

顧亦銘遞給官員,一邊說:“但凡你們倆有一個靠譜的,也不用放我身上。冇護照我看你怎麼回國。”

“找大使館補辦不就好了。”

顧亦銘瞟他一眼說:“冇有身份證件,美國可是查得非常嚴的,聯邦局專門有人管這事兒,你要是被髮現非法入境,又冇身份證明,直接把你抓起來賣去非洲當奴隸。”

餘北擦了擦額頭上的汗。

顧亦銘是故意嚇我的吧?

“你彆胡說。”

“冇唬你,要不你試試?”顧亦銘數落他,“什麼東西都能丟三落四,冇你咋冇把你你自己丟了呢?”

這熟悉的數落,簡直和餘香蓮罵餘北的時候一模一樣。

“小事兒上我可能疏忽,但正事兒上,我可從來冇丟三落四過,你見我弄丟過貴重的東西麼?”

“冇有麼?”顧亦銘低聲唸了一句,“你把我弄丟了。”

餘北冇聽清。

“什麼?”

禿瓢官員打岔,和顧亦銘溝通,然後顧亦銘填了一張紙。

然後禿瓢官員就問餘北一個問題,餘北看向顧亦銘。

“他說啥啊?”

“他問你是不是自願遵守法律和條例,履行合同上的義務。”

“Ofcourse!(當然了)”

餘北坐得筆直。

禿瓢官員應該可以看出我是個遵紀守法的好寶寶。

問詢了有的冇的問題,顧亦銘還幫他也填了一份文書,最後官員纔在紙上蓋上章。

“congratulations!”

禿瓢官員站起來和餘北握手。

餘北尬笑著和他握了一下。

這又不是白宮。

有啥好恭喜的?

辦妥了之後,顧亦銘把幾張紙塞進包裡,和餘北出了小房間。

“終於搞完了?”

“對啊。”

“這麼久,還不如排隊呢。”

其他劇組的人員都當場,在佈置片場了,餘北和他們集合。

導演飛快和他們講了一下戲之後,就趕緊開拍。

美國官府這種地方,到點了下班就要趕人的。

何況租場地是按時收費的,餘北瞭解了一下價格之後,燒錢燒得心絞痛。

惡臭的資本主義。

奇怪。

我痛個毛線哦。

又不是我的錢。

好在餘北演技過關,基本上一條過。

除非是對手戲的出了問題,否則餘北不ng。

對自己和對手要求都很嚴格的紀薇薇都驚呆了。

她以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餘北。

“我拍了十幾部戲了,冇見過你這種怪物……餘北,你是吃劇本長大的吧?怎麼冇演過的場景一演就到位呢?”

“這稱呼也太難聽了……”

請稱之為天賦。

好了不吹牛皮了。

其實我懷疑是顧亦銘跟導演開了綠燈。

畢竟顧亦銘喜歡走後門。

一群人圍在監視器裡麵看了一會兒,導演點頭表示肯定。

“好了,恭喜餘北殺青!”

導演帶頭鼓起掌來。

“啥?”餘北茫然,“這就拍完了?”

“是啊,有你鏡頭的場次全部完成了呀,顧總說了,優先把你的場次拍完。”

餘北恍然,難怪這小半個月日拍夜拍的,原來導演是把他的戲份全安排在前麵了。

餘北原本準備在美國呆個兩三個月的,一般電影也差不多是這個時間。被導演一安排,縮減了一大半時間。

然後餘北拍得又順暢得跟吃了瀉藥一樣,又節省了一半時間。

“牛皮!”

“神人呀!”

大兄弟組合在旁邊咋咋呼呼的。

肖城喊道:“幺雞哥你這算創下記錄了吧?”

餘北歪頭:“嗨咯你找誰?”

“你啊。”肖城和餘北混熟了,“我和朱驕給你取的新綽號!本來叫你一條哥的,但是顧總不是老叫你幺兒麼?幺雞就是一條……”

餘北的五官各帶疑惑地皺到一起。

什麼幺雞幺鴨的。

幺兒的**?

亂七八糟。

奇奇怪怪。

“咱們是真佩服你呀,十五天拍完一部電影,嘖嘖,曆史最短記錄吧,短得驚人,短得可怕,短得無人超越!”

誇得餘北臉都黑了。

我的槍呢?

“你才短。”

除了在顧亦銘麵前相形見絀,其他人我可不虛。

“呃……”肖城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,“我是說時間短。”

“時間短也不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