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才本站地址:[]

第二天大早,餘北是偷偷溜出家門的。

害怕晚一分鐘就被餘香蓮抓回去詳細詢問昨晚的情況。

要寫一個五百字的流程報告。

當時的情況不好說。

餘北在回去的路上,光想起就尷尬得腳趾在地上畫清明上河圖。

餘香蓮還打電話來了。

“喂……”

餘北喂得一點都冇有囂張氣焰。

把餘香蓮的床弄壞了,後果很嚴重。

“你們這倆孩子也真是的,早飯都冇吃就走了,彆說我趕你們走似的。”餘香蓮一通數落,“有你這樣的嗎?連個招呼都不打。”

“我怕你找我賠錢。”.

要賠找顧亦銘賠。

他有錢。

“你不說我還忘了,這個先欠著,餘北,你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。”餘香蓮緊接著說,“我是來通知你正事的,我跟你爸商量了一個晚上。”

商量啥啊。

這麼慎重?

顧亦銘湊過來:“您說,媽。”

餘北瞪顧亦銘,插什麼嘴啊。

跟他有啥關係?

他是來加入這個家庭的。

不是來拆散這個家庭的。

“是這樣的,咱倆都覺得吧,婚禮補不補辦倒不重要,你們自個兒決定就行,但雙方父母還是要見一麵的,你們說是不?不然街上碰到了,連親家都不認得。”

餘北還以為多大個事兒呢。

商量一晚上就商量這個?

“行,等二老都得空,我就安排見麵。”

“那敢情好。”餘香蓮又補問了一句,“是去美國不?”

“要是您方便也行,順便我帶你們去玩玩,美國我熟。”

顧亦銘這個兒婿是真的會賣乖。

餘北聽了都想把兒子嫁給他。

“好,行,就這麼說定了哈哈。”

電話那頭傳來餘香蓮銀鈴般的笑聲。

餘北有理由有證據懷疑她壓根不是去跟顧亦銘爸媽見麵。

而是想去美國玩兒。

“媽你彆提什麼過分無理的要求哈,玩也不能玩太久。”

餘北給她打打預防針。

“關你屁事,又不是花你的錢。”

這話就氣人了。

“顧亦銘的錢就是我的錢!”

餘北說出口就後悔了。

野心暴露得不能太早啊。

“喲喲,嘖嘖,把你能耐得。”

餘香蓮在那邊陰陽怪氣。

“冇事了吧?冇事就掛了吧,高速上打電話分心。”

“倒冇彆的事了。”餘香蓮壓低聲音問,“隔壁客房的床結實吧?剛買的,是不是搖起來一點聲音都冇有?”

“……”

我冇搖!

好吧,我搖了。

床結不結實不知道。

顧亦銘倒是蠻結實的。

下了顧亦銘的床。

走路都要扶牆。

餘北掛斷電話。

餘香蓮也真是的。

小破車也能開起來。

餘北把矛頭對準了顧亦銘。

“顧亦銘你能不能減減肥啊?胖得跟頭豬一樣,你看你昨晚床都給你壓垮了。”

“我體脂百分之十。”顧亦銘還挺較真地說,“你一個百分之十八的人應該反省反省,是不是該多做一點運動。”

“我咋冇運動?”

這話說得餘北就不愛聽了。

“你運動啥了啊?”

“我……我晚上一個仰臥,早上一個起坐啊。”

理不直。

氣神特麼壯。

“哈哈。”顧亦銘笑著看了他一眼說,“幺兒,你可真是個活寶,被你騙財騙得心甘情願。”

顧亦銘怎麼能這麼說呢?

“我真不是騙財來的。”

我是騙色。

財產隻是附加值。

順帶的。

也不知道顧亦銘具體有多少產值。

餘北開始好奇了。

越想越好奇。

撓心抓肝地好奇。

因為具體顧亦銘的資產,餘北還真冇瞅見過。

我的天呐。

不會欠一屁股債讓老子還吧。

餘北捉摸不透,乾脆進行網上衝浪了。

既然已經結婚。

那就要把CP事業貫徹到底。

點進微博,首先要恭喜餘北喜提三千萬粉絲。

讓我康康是哪個頂流小鮮肉紅得發紫呢?

啊,原來是我自己。

顧亦銘倒冇什麼太大的變化。

隻是平平淡淡地一億多。

餘北看到這個數字還是有點膈應。

裡頭絕對有公司買的殭屍粉。

還有賣廣告的。

還有賣片的。

一看就不是什麼正經明星。

顧亦銘最新微博居然是昨晚十二點多。

那會兒餘北剛精疲力竭睡著了。

這個死狗,居然揹著我發微博漲粉。

微博內容:

【我們不再是好朋友。@餘北】

照片有兩張。

第一張是結婚證明。

第二張是一張床照。

兩個人躺在被窩裡的床照。

餘北揹著睡著了,顧亦銘從背後手搭在他身上,和餘北十指相扣。

當然,是冇露臉的。

餘北當下覺得十分震驚。

顧亦銘是怎麼拍照的??

用腳夾著麼?

足足上百萬的評論。

【什!麼!情!況!】

【官宣了?!?!】

【姐妹們還不清楚狀況的,搜尋娛樂新聞。】

【我還以為顧總跟餘北絕交了,嚇死我了。】

【真的在一起了!】

【千真萬確姐妹,詳情請搜尋昨天《娛樂大本營》直播剪輯視頻。】

【把狗騙進來殺啊!】

【說顧北賣腐吸粉的黑子呢,出來捱打。】

【恭喜啊啊啊啊!】

【甜到我一頭栽進蜂蜜裡麵!】

【這是什麼神仙愛情啊,我哭了……】

【我現在懷疑顧總被盜號了!】

【好的,我又失去了一個老公。】

【我同時失去了兩個。】

【哈哈哈姐妹節哀。】

【這是一個失戀的夜晚。】

【我特麼痛哭流涕!】

【我不一樣,顧亦銘是我的情敵。】

【拔刀吧顧亦銘,把我小北還給我。】

【不知道為啥,我的嘴角已經扯裂了。】

【我做夢都冇想到,我嗑到真的CP了!】

【顧亦銘也太敢了吧!】

【是什麼讓一個高冷博主把微博變成了朋友圈,是酸臭的戀愛。】

【一定要幸福啊!!】

【給我鎖死!生不出孩子也不許離婚!!】

【為什麼彆的偶像官宣,一大批脫粉,顧北官宣反而漲粉?】

【靈異現象。】

【因為我得不到的男人,彆的女人也彆想得到。】

【原本我還在為同時愛上兩個人而內疚,現在他們在一起了,我不就可以愉快地愛兩個了嗎?】

【姐妹邏輯鬼才。】

……

餘北翻了半個小時的評論。

“奇怪,都冇看到黑子的評論了。”餘北高興地說,“世界忽然美好了呢。”

“你還冇轉發呢?”

顧亦銘瞄了一眼,催他。

“為啥轉發啊,你寫得又冇多精彩。”

“來,你轉發你寫一個。”

“我不。”

這種事情,還怪羞人的。

在這麼多人麵前秀恩愛。

也不怕我被搶走。

“轉發轉發,快點兒,哪有官宣隻一個人宣的,你趕緊給我宣一個,告訴你的粉絲,小草已有主,誰也彆鬆土。”

顧亦銘嘮嘮叨叨,使勁兒催。

“這點出息,你能不能有點格局?”

“轉發給汪嘉瑞他們看,我氣死他。”

“……”

媽蛋。

這個幼稚鬼是誰。

我不認識。

餘北點擊轉發微博,順帶一個評論。

【轉發微博:冇被盜號。】

氣死林貝兒。

還有未曾謀麵的趙貝兒,王貝兒,李貝兒。

學顧亦銘的。

微博剛釋出,就一大片評論湧進來,餘北一重新整理,評論數字噌噌噌漲。

車子停在公司大樓的地下室,顧亦銘帶餘北走隱秘的電梯繞開公司外頭圍追堵截的媒體記者,直接去了總裁辦公室。

“不要問我!我不知道!再問自殺!”

餘北就聽到老盧在走廊上打電話一哭二鬨三上吊。

衝進總裁辦公室就像個鹹魚一樣癱在沙發上。

“我特麼圈內第一經紀人,一世英名毀於一旦,我要辭職!我要退出!”

“冷靜冷靜。”

顧亦銘對他按了按手。

餘北可憐老盧。

“經紀人可真難當啊。”餘北安慰他說,“你都累瘦了。”

“是麼?”老盧收了收肚子,然後正色說,“顧亦銘,我問你,你的事業還打不打算要了。”

“要啊。”

顧亦銘坐在辦公桌前。

“要個屁你,你知道你這是什麼行為嗎?公開出櫃的明星!你是頭一個!不對,你們是頭一對!我早發現你倆不對勁了,早知道你這麼衝動,我說什麼也得棒打鴛鴦!”

“說這些馬後炮……”顧亦銘嫌棄地說,“當時那個情況你又不是冇看到,我能放任他們欺負餘北?我問你,邱波也不好受吧?”

老盧勉強點點頭說:“因為肆意違背節目腳本,造成直播事故,已經被海城電視台開除了,《娛樂大本營》也得停播一段時間。他兢兢業業這麼多年,因為這一次把自己事業徹底斷送了。”

“自作自受唄。”顧亦銘說。

“你好到哪裡去嗎?我告訴你,你下半年接的電影已經在猶豫叫停了,以前的電影在網絡上都麵臨下線的,還不知道製片方會不會追究咱們的責任!你這是殺敵八百,自損一千!”

老盧氣得直拍沙發。

“我損得起。”

餘北聽著瑟瑟發抖。

特麼不會剛結婚,就陷入債務糾紛吧。

現在離婚不知道還來不來得及。

老盧的手機響了一下,他看了一眼,臉都黑了。

“什麼事兒啊?”

“上麵發信函了。藝人顧亦銘和餘北,因對公眾造成不利的影響,禁止出現在公眾視野,包括但不限於電影電視劇廣告等。恭喜顧總,等於封殺了。”

老盧說完,直接散架,在沙發上翻著白眼差點暈過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