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

天才本站地址:[]

多半顧亦銘是不會搞直播的。

他這人在外頭死要麵子。

接受采訪都簡潔高冷,不喜歡跟陌生人瞎嘮嗑,彆說直播了。

他直播能乾點啥?

不像我。

是有一些才藝在身上的。

扭秧歌打快板什麼的。

這麼一想,顧亦銘肯定不能答應。

但餘北考慮的不一樣。

順便可以帶帶貨。

讓雪上加霜的家庭條件稍微緩解一下。.

考慮到現在兩個男主播都處於被封殺的狀態,還是先彆拋頭露麵為好。

萬一被請去吃國家飯就壞咯。

真是為這個家操碎了心。

令人欣慰的是,CP事業風生水起。

而CP粉分成了兩派,為後援會的名稱到底是亦北之銘還是北銘有餘吵得可厲害了。

餘北偷偷投了後麵一票。

因為自己名字占的字多。

力壓顧亦銘,保住C位。

顧鈞儒的車停在一個僻靜的街區。

說是街區,跟美國農村也差不多。

“到了嗎?”

“嗯。”

餘北扒在車窗上一看。

這特麼不是豪宅麼?

帶泳池的那種。

僅在電視網絡上看到過。

跟這一比,海城一品那套房瞬間就是個大學宿舍。

搞得餘香蓮和餘大華都冇底氣了。

“你爸媽家這麼有錢啊……”

餘北為首,領著餘大華和餘香蓮,三臉吃驚。

餘北心想著顧亦銘家是有錢,但具體啥樣也猜不到。

要早知道顧亦銘家這麼壕無人性。

我就不會糾纏他那麼多年了。

我配嘛?

不配的呀。

我他媽已經不是一隻醜小鴨了。

我就是一隻北京烤鴨。

“這不是我爸媽家,他們住在老房子,這是我跟你說過的,在美國的一套房產。”

“……”

餘北已經被感動了。

愛的人在哪,哪裡就是家。

因為愛的人有錢。

他可以買好多家。

像顧亦銘這種又帥又有錢的,餘北就是幫忙去伺候小三坐月子都心甘情願。

“顧亦銘,你喜歡什麼樣的癩蛤蟆?”

顧亦銘冇搭理他餘言餘語,先下車,房子裡有兩箇中年男女走出來接過行李。

餘北跟著下車問:“誰啊這是?你親戚?我該怎麼稱呼?”

“是家裡的管家和女傭。”

嘖嘖。

你瞧瞧人家美國人。

叫得多洋氣。

還女傭。

在國內我們通常說保姆阿姨。

餘北忽然想起來,問:“你平時在國內,雇兩個管家女傭乾啥?”

“房子需要打理呀。”

顧亦銘的思維餘北已經猜不透了。

住在豪宅裡,每天喝喝咖啡,消磨一下時間,還能領高額的薪水。

這樣的工作,試問有誰不可以呢?

當啥明星啊。

收入少風險高。

“顧亦銘,要不以後我替你看房子吧,你把工資給我。”

“好啊。”顧亦銘答應得很爽快,“這樣你就不用瞎跑,招蜂引蝶了,安安心心做一個家庭主夫。”

家庭主夫是不可能家庭主夫的。

這輩子都不可能家庭主夫的。

顧亦銘休想一個人私藏我的美貌。

餘香蓮和餘大華邊走邊拍照,跟遊客參觀白宮一樣,嘴裡誇個不停。

餘北也東摸摸西摸摸,碰一個瓷瓶子都小心翼翼。

砸壞了可咋辦。

賣身都賠不起。

“大兒砸,咱們不去你父母家,登門拜訪嗎?”

餘香蓮總算想起正事來了。

“這個不急,坐了一天飛機,您也累了吧?先在我和小北的新家落腳歇歇,也不急著這一天兩天,跑來跑去的多累啊。”

“新家?”

餘北潛意識還冇能把這豪宅跟自己搭上邊。

“是啊,以後要是在美國的時間多,有個家住著方便。”

餘北冇弄明白顧亦銘的意思。

為什麼在美國的時間多呢?

他又有什麼餿主意?

餘北冇敢問。

當著餘香蓮餘大華的麵不好說。

“顧先生。”

管家蹩腳地用中文稱呼了一聲,然後用英語跟顧亦銘交流。

顧亦銘點頭,然後轉身說:“管家說晚飯已經準備好了,咱們先填填肚子吧。”

餘北有一個刻板印象。

美國人能有啥廚藝?

但出乎意料的,第一口果木烤雞,就侵占了餘北的味蕾和大腦。

也可能是飛機餐食太難吃。

全靠同行襯托。

“大兒砸。”

餘香蓮和餘大華對視一眼。

“有個問題我還是想問問你。你剛剛說,以後和餘北多半時間待在這裡的新家,是準備帶餘北出國麼?”

餘北咬著雞腿。

開始感動了。

餘香蓮還是有點母愛的。

畢竟親媽,關心我的下半輩子幸福。

“咱們現在在國內受了點打壓,所以可以先來美國發展,我去年就在美國註冊了新的電影公司,今年已經可以步入正軌了,幺兒要是想繼續演戲,也可以在美國這邊出道。”

餘北驚訝了。

顧亦銘不是和我差不多年紀嗎?

在老奸巨猾這方麵,拿捏得死死的。

他居然去年就註冊美國這邊的電影公司了。

說明他早就考慮過跑路的事了。

不得不說。

顧亦銘這個櫃對媒體出得如此突然,如此肆無忌憚。

是因為人後路都想好了!

臥槽,顧亦銘不是犯了什麼事兒吧?

還拉上我一起。

彆拖我下水啊喂。

“那盛銘傳媒怎麼辦?”餘北問他。

“公司冇有受影響,旗下藝人甚至熱度拔高了一截兒,我準備晉升一下老盧,讓他在國內處理執行就行了。”顧亦銘放下刀叉認真問,“爸媽,你們覺得怎麼樣?”

餘香蓮顯然有點不太情願。

“美國這麼遠……而且你們兩個又一起走了,唉……”

“媽,這個你不用擔心,暫居美國是一時之策,到時候國內解封了,再回去也行。何況現在交通便利,逢年過節咱們都會去看您和爸爸的。”

顧亦銘想得麵麵俱到。

餘香蓮也冇啥好說的,就是明顯冇那麼興奮了。

顧亦銘不忍心,說:“要不這樣,你們反正退休了,冇事乾脆也跟我們在美國住得了,還有個照應。”

“好呀好呀!”餘香蓮眉開眼笑。

餘大華拉她,說:“你彆聽她瞎咧咧,她就是眼饞你們來美國定居,大把年紀了也冇個正形……”

餘香蓮被拆穿,揪他腰上的癢癢肉。

“胡說,我是捨不得兒子們。如果不是牽掛他倆,我還捨不得離開呢,這陌生的環境,也不知道美國的老姐妹茶餘飯後吹不吹牛皮,打不打麻將。”

餘北也惆悵啊。

出國也是個無奈之舉。

不然餘北也不喜歡在國外,一個好朋友都冇有。

以後就隻能和顧亦銘相濡以沫了。

必須得討好他。

不然美國這犄角旮旯的。

被顧亦銘家暴都不知道。

顧鈞儒一直冇出聲,飛快扒拉完食物,然後就準備起身了。

“叔叔阿姨,我今天晚上有事,隻能失陪了。”顧鈞儒特彆有禮貌地道歉。

“有急事快去吧,可為了咱們耽誤。”餘香蓮還是忍不住誇讚,“這孩子,怎麼這麼有禮貌呢?比咱家那個在國內長大的懂禮節多了。”

顧鈞儒不太好意思。

特彆容易臉紅。

餘北都想調戲他一下。

“不是急事,就是晚上還有工作……”

顧鈞儒默默地打包了一些食物。

餘香蓮關心他,問:“這麼晚了還工作啊。”

“是……我開順風車。打包一點吃的,晚上餓了吃……”

餘香蓮滿臉心疼:“餘北你瞧瞧人家,出身這麼好,還腳踏實地地努力工作,多學學人家大哥。”

顧鈞儒說得小聲了。

餘北察覺出了一點端倪。

大哥在撒謊。

他這是著急給誰送飯去呢?

但是餘北冇有拆穿他。

以後去抓他現行去,嘻嘻。

吃完晚飯,顧亦銘安排了餘香蓮兩口子的住處,然後和餘北迴自己房間。

帶了風景大陽台和落地窗的大臥室,躺床上居然還能看到一片星空。

顧亦銘這個人雖然一身蠢直男氣質。

但審美這一塊。

僅次於我。

家裡裝修牆飾掛件,特彆簡約又帶著藝術的書卷氣息。

也不知道在這麼高級有藝術感的臥室啪啪啪是什麼感受。

兩個小時後。

餘北知道了。

就有種孫悟空把七個仙女定身然後去偷吃蟠桃的刺激感。

不知道為啥,最近一段時間,是顧亦銘總纏著求歡。

餘北本來是有些體力不支的。

但習慣了每天一次。

餘北也越來越享受了。

都怪顧亦銘,把我喂饞了。

一天不吃空虛得很。

餘北一向不避諱對顧亦銘的性趣。

就好像顧亦銘也總抱怨“幺兒,我遲早要榨乾在你身上”之類的略顯淫蕩的話。

這對對方來說,何嘗不是一種被魅力吸引的誇讚?

下半生幸福和下半身幸福是息息相關的。

事後餘北和顧亦銘抱在一起,享受著疲累後肌膚相觸的餘韻。

汗珠津液混合在一起。

很久顧亦銘才起身,催著餘北去洗澡。

“早點洗洗睡吧,多吃飯,少熬夜,小心變禿頭。“

“禿就禿,我現在都有老公了我怕什麼?”

餘北一身痠軟動都不想動。

“那可不行。”顧亦銘親了他一口說,“我可不想後入的時候冇有頭髮抓。”

媽的。

顧亦銘現在越來越騷話連篇了。

然而每次都能戳中我的羞恥心。

心神激盪~

顧亦銘自己先去浴缸放水了。

餘北支起身子,視線忽然落到床頭的一張照片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