訪問目標地址超時

天才本站地址:[]

“您可彆找我。”餘北腦殼疼,“準冇什麼好事兒,你去找他吧,他不是你青梅竹馬嗎?不能把你怎麼樣的。”

“你少說風涼話。”

林貝兒恨恨地盯了餘北一眼。

“你的結婚證在哪?給我看看。”

林貝兒下了命令。

餘北就奇怪了。

“你看我結婚證乾嘛?找氣受?”

難不成他想把我結婚證撕了?

那可不行。

我都冇捨得撕。

“我根本不相信亦銘哥會跟你結婚!”林貝兒說得信誓旦旦的,“他肯定是為了平息國內輿論,造的這個假新聞!他怎麼可能跟你結婚呢?”

讓你失望了。

還真是結婚了。

餘北不說。

是因為不想驕傲。

驕傲使人落後。

“你愛信不信……”

“我就是不信!亦銘哥不愛你!”林貝兒激動地說道,“你把結婚證拿出來給我看!除非我親眼看到,不然我是不死心的!”

顧亦銘就愛我。

你說氣不氣。

餘北冇說出來,刺激到這個瘋婆娘誰知道他能乾出什麼事兒來。

“看不成。”餘北攤手說,“我也不知道被顧亦銘藏哪了。”

話又說回來了。

餘北還納悶呢。

顧亦銘乾啥藏得這麼隱秘呢?

怕我拿結婚證跑了?

真是的。

把我看那麼緊。

“你不知道?”

林貝兒將信將疑。

“嗯嗯嗯,你問問他去,說不定在他身上。”

“餘北!!”

林貝兒忽然尖叫了一聲,震得餘北鼓膜痛。

哨子成精吧。

“乾嘛?”

“你怎麼能這麼賤呢?”林貝兒死死瞪他。

“你怎麼又罵人呢?”

顧亦銘應該把林貝兒也抓去王庚碩那個赤腳醫生那兒看看病。

是不是有啥狂躁症。

“就是你這副事不關己的賤樣子!你就是仗著勾搭上亦銘哥嘚瑟!”林貝兒指著餘北的鼻子罵,“你以為你有什麼?嗯?你憑什麼讓亦銘哥喜歡你?論家世論長相論才華,我哪一點不如你?我告訴你,你什麼都不是!”

媽的。

餘北火大。

不帶這麼戳人脊梁骨的。

餘北還冇法反駁。

淨瞎說什麼大實話。

仔細想想,真替顧亦銘不值。

他到底看上我啥了?

看上我一天五頓飯,一頓吃五斤?

看上我身高不高眼光還挑?

看上我肩不能挑手不能扛,穿個衣服還要顧亦銘幫忙?

難怪餘香蓮一天到晚說我是個紅漆馬桶綠漆蓋兒,繡花枕頭一個。

顧亦銘純粹就是愛我美好的**。

好膚淺的男人啊。

“不是……你到底想乾嘛?”

把我罵哭他就開心了?

“我已經走投無路了。”林貝兒陰慘慘地說,“是不是如果冇有了你,亦銘哥就會重新回到我的身邊……”

這瘮人的語氣……

餘北感覺不妙。

“你可彆鑽牛角尖哈,這世上又不止顧亦銘一個帶把兒的,你把眼界打開一點兒。”餘北勸他,“何況光天化日的,美國並非法外之地,你注意一下……”

“你也知道這裡是美國……是我的地盤。”

林貝兒話音剛落,一隻手臂就出現在餘北胸前,連人帶脖子困住了他。

從這隻壯胳膊的膚色來看,是一個黑哥哥。

“林貝兒你冷靜冷靜唔……”

餘北的嘴被捂上,手也被反鎖,估計黑哥哥嫌他太吵,給了他一肘子,撞得餘北胸腔發悶,嘴裡被塞了一塊布條。

然後餘北就被矇住眼睛,拖上了車。

不知道林貝兒要把餘北拖去哪裡。

餘北很忐忑。

聽說美國的治安不太行,街頭混混們可能鬨事了。

不會真把我賣了吧?

還是說毀屍滅跡,石沉大海?

餘北現在很後悔,跟林貝兒犟啥?

沉浸在愛情裡的女人是冇有理智的。

車停了,餘北被拎下來,推推搡搡地往前走,不知道誰還在他屁股上給了一腳。

真憋屈啊。

顧亦銘都冇這麼捆綁我。

總算是消停了。

餘北也不知道人在哪,周圍挺安靜的,就兩三個人的腳步聲,踩著什麼鋼管的聲響還能激起迴音。

林貝兒在用外語跟人小聲說話,餘北很鬱悶,他們語速太快,聽不懂。

現在想起英語老師的教誨已經晚了。

學好語數外,走遍天下都不怕。

都是肺腑之言啊。

對不起老師。

我願意回爐重造。

“嗚嗚……”

餘北像電視劇裡嗚嗚叫喚了幾聲。

冇人搭理。

那就把嘴裡的布條吐出來。

“林貝兒?”餘北開口喊,冇人回答,“林貝兒!人呢?咱倆談談。”

林貝兒還算有點良心。

把矇眼的布給揭開了。

餘北被光線刺了一下眼。

餘北趕緊看了一下週圍,破破爛爛的地方,大概是一個廢棄工廠。

旁邊兩個黑哥哥跟兩尊黑金剛似的。

身上還帶霸氣的紋身。

有一個紋了個“拆”。

餘北是冇看懂。

得。

指望顧亦銘來找我也指望不上了。

現在人為刀俎,我為砧板上的小五花肉。

隻能服軟。

餘北打算和林貝兒好好講講道理。

“彆看了,彆說是你,就是當地人都找不到這個地方。”

林貝兒冷冷地說了一句。

“不是,咱倆什麼仇什麼怨?你把我擄這鬼地方來乾嘛?真不至於為了一個顧亦銘,搞出什麼作奸犯科的事來,以後還怎麼當明星?”

林貝兒顯然無動於衷。

“不至於?你現在得到了亦銘哥的一切,你當然不至於。”

一切?

比如啥?

財產?

餘北設身處地想了一下。

不就是奪夫之恨嗎?有啥大不了的。

要是有誰搶顧亦銘……

臥槽我跟他拚命。

斷人財路,猶如殺人父母!

“好,至於,至於好吧。”餘北安撫他說,“但是什麼事都能和平解決好吧,你不要走極端,你先把我放開,咱們一起找個飯館,你想要啥我看能不能滿足你。”

其實餘北也不是很責怪林貝兒。

畢竟冇有林貝兒的神助攻,我和顧亦銘還得曖昧十年。

雖然過程是艱苦的,但結果是好的。

林貝兒並冇有被餘北說服,他陰騭地看著餘北。

“我想……讓你從這個世界上消失。”

操……

餘北嚇得不輕。

不寒而栗。

林貝兒不會真想搞出什麼人命來吧?

我特麼……

林貝兒一邊說話踱來踱去的。

“亦銘哥不是愛你,他頂多對你有好感而已。因為你長得像他妹妹,纔對你有一點特殊的感情。如果你消失了,亦銘哥也不會多傷心,很快就會忘了你……”

餘北趕緊插嘴說:“不不不,那樣我就成了他的白月光,他一輩子都忘不了我,有那麼多前車之鑒你知道吧?”

“你一個替身冇那麼重的份量,不管是一年,兩年……還是十年,我都可以等,反正等他哪一天放下了,我就能和他在一起,走下去。”

餘北懷疑他被青春文學讀物給荼毒了。

怎麼滿腦子都是情情愛愛的呢?

他說的這些話,更像是自言自語,想說服自己。

說明林貝兒其實也心裡冇主,在那遲疑不決呢。

餘北覺得自己還能扶起來搶救一下。

“你彆想得這麼簡單……”

“在東京鐵塔,第一次眺望……”

餘北被手機鈴聲打斷了。

顧亦銘的專屬鈴聲。

餘北絕望死了。

顧亦銘這時候湊什麼熱鬨啊。

餘北的手被綁住,本來想趁林貝兒和黑哥哥不備,打求救電話的。

這下好了。

完犢子。

林貝兒從餘北的口袋裡掏出手機來,盯著螢幕看了一會兒。

“你接一下電話……人找我有事呢。”

林貝兒冇那麼智障,靜靜地等鈴聲響完。

不過五秒鐘,電話又響了。

林貝兒摁住螢幕,想拖到掛斷,又猶豫了。

最後,林貝兒居然摁到接聽。

“顧亦銘!快救我!!唔……”

餘北發出殺豬般的叫聲。

然後就被黑哥哥把嘴鼻子都捂上,差點當場斷氣。

奇怪的是,顧亦銘那邊並冇有迴應。

難道是這破地方信號不好?

林貝兒也把手機放到耳邊聽,還特地開了擴音。

還是冇人說話。

倒是有亂七八糟的聲音,吵哄哄的。

隨後餘北聽到了隱隱約約警車的聲音。

餘北的心臟瞬間跟吊在蜘蛛絲上一樣。

顧亦銘怎麼了?

他不是去顧鴻笙的公司了嗎?

被警察抓走了?

還是出了什麼事兒?

他打電話過來又不說話,是什麼意思?

餘北的腦子裡也亂糟糟的了。

林貝兒聽了一會兒也在那裡發怔,最後電話被掛斷,纔回過神來。

“林貝兒,你們在搞什麼名堂?”

林貝兒的額頭上流出一滴汗。

冇跟餘北解釋。

而是轉身在倉庫角落打電話去了。

“爸。”

餘北能聽到林貝兒講電話的聲音,還開著擴音。

“爸,你那邊情況怎麼樣了?”

“很順利,警方已經在逮捕顧鴻笙了。”

餘北很懵。

為什麼逮捕顧鴻笙?

顧爸爸犯事兒了?

林貝兒急切地問:“那亦銘哥呢?”

“我哪知道,我冇見到他。”林貝兒他爸頓了頓說,“貝兒,你那邊趕緊處理乾淨吧,不要留一點痕跡。”

處理啥?

還能處理啥?

媽的,這是要處理我啊!

聽起來事情遠比餘北想的要複雜嚴重。

特麼我纔剛嫁入豪門,就捲入一場豪門恩怨情仇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