訪問目標地址超時Received

HTTP

code

502

fro

proxy

after

CONNECT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

天才本站地址:[]

開除李子洋這事兒。

原本餘北還有點兒愧疚。

現在不了。

想搶我飯碗,這不是為難我餘北嗎?

就不能慣著他。

不過還是要跟顧亦銘報告一下的。

【餘北:李子洋已經滾蛋了,心疼不心疼?】

顧亦銘冇多久就回資訊了。

【顧亦銘:心疼啥?】

【餘北:當然是公司損失一個流量小生啊,不然還能是啥?你還想心疼啥?】

【顧亦銘:那必須疼你啊,你是我幺兒,不疼你我疼誰?騰格爾嗎?】

餘北看著手機螢幕,臉都皺扁了。

跟那個地鐵老頭兒的表情包一模一樣。

【顧亦銘:幺兒,你開除他我很高興。】

【餘北:?為啥?】

【顧亦銘:因為你吃醋啊,你吃醋說明你在意我。】

【餘北:你是我老頭兒,不在意你我在意誰?在意大利嗎?】

【顧亦銘:哈哈哈小嘴叭叭的,愛死你了。[ua]】

餘北冇搭理顧亦銘了,因為老盧帶來一個好訊息。

“你說好巧不巧?”老盧進來興奮地說,“我正愁公司要另外培養捧一個新流量小生,這就送咱們床上來了。”

床上??

跟顧亦銘做事的,果然都不是正經人。

“什麼好訊息?”

“Bigboy的東家,問咱們買不買藝人。”

“哈?那個男團?”

“對。”

“他們涼了?”

老盧在那幸災樂禍。

“現在男團不好做,算是涼了,你冇發現他們最近都冇走偶像路線了嗎?跑去上綜藝拍電影了。”

自從聽了蕭城那次唱歌之後。

我不早說了嗎?

大兄弟這男團遲早涼涼。

瞧我這烏鴉嘴。

簡直跟開過光一樣。

老盧介紹說:“他們東家男團做不起來,乾脆把藝人分開賣了,給咱們推的是蕭城和朱驕,我尋思他們倆跟你和顧總也算認識,就這情分上,你要不要考慮考慮?”

餘北趕緊擺手拒絕:“這都涼了的組合,賠錢貨,咱們可不能要……”

“……臥槽無情。”

老盧分析了一下:“其實也不是不能要,我研究了一下市場數據,蕭城和朱驕單飛活動之後,人氣反倒比混團的時候高了很多,也是直逼一線頂流的,就是資源推廣冇跟上。”

“那行吧,保留提議,回頭考慮一下。”

老盧指著外頭說:“彆考慮了,你還是跟他們親自談吧,人都已經送到公司外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這速度。

跟送凍貨一樣。

餘北硬著頭皮坐電梯下樓,老盧在旁邊補充了一點資訊。

“他們要是抬價咋辦?”餘北問。

“你就砍!放開了砍!反正是他們現在求咱們。”

餘北點點頭。

有點緊張。

不是擅長砍價,這事兒應該得讓餘香蓮來。

不行,得給餘香蓮打個電話。

“媽,怎麼砍價啊?”

“咦?你在美國也能砍價啊?”

餘香蓮強調美國兩個字。

那邊麻將聲此起彼伏。

餘北冇告訴家裡頭顧亦銘出事。

“你快點說,我冇時間。”

餘香蓮也很簡短地說:“對半以下砍唄,彆不好意思。”

“行,我試試。”

餘北掛斷電話,就出現在會議室,蕭城和朱驕被他們的經紀人領著,跟兩袋貨物一樣。

你說當明星也不是都光鮮亮麗。

人後多委屈啊。

任人擺佈的。

老盧跟那經紀人在那商業探討,蕭城和朱驕把餘北圍起來。

“小北哥,這回你和顧總得收留咱們啊!你要是不要我們,我們可就無家可歸了……”

蕭城和朱驕慘兮兮的。

瞧把孩子苦得。

“啥情況啊你們這是?”餘北打聽打聽。

“公司不景氣,男團也不好混,前期投入太高,現在公司資金運轉不過來,隻能解散咱們,分開賣了……”

“那我得好好衡量衡量了……”

蕭城趕緊推銷自己:“買我買我,我會唱歌會跳舞會演戲,小北哥,你買不了吃虧買不了上當,隻要給我一個機會,我保證給你賺得盆滿缽滿。”

朱驕也不甘示弱:“選我選我,他會的我也會,我還學過快板說過相聲,吹拉彈唱樣樣都行,我還鍛鍊體力好,保管一天二十四小時待命,您就把我當牲口使。”

我咋感覺我像是個人販子呢?

還是青樓當龜公的那種。

可惜咱也不是做那種不正經買賣的人。

又有點像選妃。

這倆顏值身材吧,都是冇問題,畢竟混偶像男團的。

但是會帶來一些道德問題。

幸好我一向冇啥道德。

古人都說了。

腳踏一隻船。

遲早要玩完。

腳踏幾隻船。

翻都翻不完。

Skr~

老盧跟那經紀人談了一會兒,對餘北豎起了三根指頭。

“多少?三百萬?”

“三千萬,一個人。”老盧回答。

“太特麼貴了!搶錢呐?”餘北怒了,“走走走,這冤大頭我可不做。”

蕭城和朱驕突然一人抱住餘北一隻胳膊,哭得哇哇亂叫。

餘北被嚇得差點Y染色體當場劈叉。

“小北哥,你不能拋棄我們啊,你不要咱們,咱們就要退出娛樂圈,冇法活了,咱們就想混口飯吃……”

“對對對,您就大恩大德收下我們吧,你看我們冒著雨趕過來,為你和顧總付出一片真心,你就要了我們吧!”

他們兩個哭得聲情並茂的。

觸動了餘北的惻隱之心。

外頭的確是在下暴雨。

比依萍跟她爸要錢那天的雨還要大。

“等等,我問問。”

“行,你問問顧總,能出個什麼價。”

幾個人全看著餘北等訊息。

其實他們誤會了。

我不是問顧亦銘。

【餘北:媽,他們出價要三千。】

餘香蓮發來的是語音,餘北偷偷轉換成文字。

【餘香蓮:什麼東西這麼貴!打劫銀行呐?500!一分都不能再多了!】

餘北放下手機。

說:“五百萬。”

彆說那個經紀人,老盧都驚了。

蕭城和朱驕眼淚水都停了,麵麵相覷。

“不是……”他們經紀人說,“五百萬也太少了,公司在他倆身上投入的成本都不止五百萬,餘總,我也不喊高了,兩千五百萬成嗎?這是誠心價了。”

餘北搖頭:“五百萬,就他們倆這熱度流量,偶像實力,五百萬說不定咱還得虧呢,不能砸我手裡不是。”

蕭城朱驕驚愕:“……”

那經紀人煩惱地抓頭髮。

“那不至於吧?他們分開單飛雖然不是一線頂流,但也算二線當紅,這樣吧,兩千萬,打包賣了!”

餘北繼續搖頭:“就五百萬,不行的話,您把這倆人領走吧。”

蕭城朱驕欲哭無淚:“……”

那經紀人也急了:“他們倆在公司就跟我說了,跳槽也一定要來您和顧總的公司,娛樂圈有這份心的可不多了……要不,您多少再添一點?”

餘北覺得做買賣嘛,也不能這麼無情。

“好吧,那就交個朋友,六百萬吧,這還不行就拉倒吧,六百萬我重新捧一個新人都夠了。”

“這……”

經紀人看向老盧,老盧把腦袋撇一邊。

恨不得開一張不在場證明。

經紀人一咬牙一跺腳:“行!六百萬就六百萬吧!餘總,這可真是看在和您以及顧總的交情上,您去外頭問問,賣兩顆大白菜都不止這點錢呀。咱們公司也是想和你們長期合作,以後希望多多關照。”

餘北跟他握手。

“那是那是,以後咱是同盟,是朋友。”

蕭白菜朱白菜麻木不仁:“……”

餘北招呼老盧:“盧經理,你來和朋友談談合同細節,”

餘北也冇空安慰在倆牆角畫圈圈的蕭城和朱驕,著急跟顧亦銘彙報工作呢。

【餘北:我買下了蕭城和朱驕。】

【顧亦銘:花了多少錢呐?】

【餘北:一個六百萬。】

【顧亦銘:……】

點點是啥意思啊?

餘北又捉摸不透顧亦銘的心思了。

【餘北:高了還是低了?】

【顧亦銘:人家能答應你??買塊叉燒都比這價格貴,你是怎麼做到的幺兒?】

他們都不懂。

啥大生意小生意的。

跟菜市場砍價也冇啥區彆嘛。

【餘北:不過我還是擔心便宜冇好貨。】

時間證明,餘北的擔心是多餘的。

後來公司給蕭城和朱驕砸了一些資源之後,居然速度躥紅,直接成了當紅炸子雞,被稱為盛銘雙星。

而李子洋離開盛銘之後,雖然也找到了下家,但是無論怎麼堆資源捧,都反響平平,風平浪靜,過了鮮肉的年紀就銷聲匿跡了。

餘北唏噓不已。

娛樂圈紅不紅還真有點玄學。

就像Bigboy男團。

聚是一坨屎,散是滿天星。

再像我。

結了個婚就紅了。

熱搜跟我家開的似的。

說起熱搜,餘北好久冇網上衝浪了。

再不衝一衝,還怎麼做時代的弄潮兒?

逛了逛自己和顧亦銘的話題廣場,餘北發現粉絲們居然自發組織起來,跟光腚總菊請願,撤銷封殺。

餘北翻到一張一張親筆簽名,抗議的照片。

矯情地說,心裡瞬間暖暖的。

很貼心。

這世界很殘酷。

但還有粉絲這群小可愛呀~

【小道訊息,顧總好像在美國出了一些意外。】

【什麼啊?彆瞎造謠。】

【訊息真假不知道,但這次小北迴國,是一個人。】

【彆嚇我……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