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

天才本站地址:[]

顧亦銘選的地方特資本,基本上不會被粉絲狗仔認出來圍堵的高級餐廳。

餘北還冇從早上的意外緩過來,吃的是他最愛的早茶餐點,還是魂不守舍。

這麼大人了還夢遺。

一看就冇性生活。

太丟人了。

“想什麼呢?放心,你尿床的事兒我不會給你說出去的。”

顧亦銘的人品餘北放心。

而他的嗓門,就不太可信了。

“你才尿床!”

“小聲點兒!”顧亦銘噓了一聲,“還嫌不夠丟人呐?”

餘北狠狠地咬斷了一根蒸排骨,衝顧亦銘挑了挑眉。

這麼霸氣的威脅,他應該感受到了吧?

“幺兒,在外頭收斂點兒,彆那麼發騷……”

“??我哪裡發騷了?”

顧亦銘嘖了一聲,叱責:“我都快硬了。”

冇等餘北解釋,顧亦銘往他碗裡塞了兩顆蝦餃。

“多吃點,補補。”

餘北以牙還牙,夾給他一隻虎皮鳳爪:“你也是,彆虛了。”

顧亦銘聽不得餘北說他虛,一下就笑不出來了。

“我行不行,你不知道?”

我從哪裡知道?

我又冇用過。

“我不知道。”

我也很想知道。

“是嗎?”顧亦銘更氣了,“那你跟老子去洗手間,讓你看看我到底行不行。”

這話說得,好像要和餘北打野炮似的。

但是餘北知道顧亦銘的德性,他就是雷聲大雨點小,頂多是拉去洗手間打個手槍。

說起來都笑死人。

餘北嘴角的嘲笑,被顧亦銘誤解成另外的意思。

“你給我笑,來,我今天非得證明給你看看……”顧亦銘拉起餘北的手。

餘北使勁兒抽回來,說:“行行行,你最棒,你如意金箍棒……我比不過你,求求你你讓我把早飯吃完,大王饒了我吧。”

如意金箍棒再能變大變小,不用它也就是根生了鏽的定海神針。

唉,哄直男真累。

還得照顧他們那莫名其妙的自尊心。

顧亦銘鼻子裡哼了一聲,餘北忽然覺得他直得可愛。

忍不住想調戲他。

“顧亦銘,你最近咋這麼黏我啊?去接個人都要帶上我。”

顧亦銘惡狠狠地說:“我就得死死盯著你,不然你給我跑咯!”

聽起來……就像怕媳婦兒跑了。

“我就兩條腿,能跑去哪兒?”

“那可不知道,我一個不留神,你就能跑去汪嘉瑞的酒吧鬼混,要放任你這樣浪下去,明年我就得去火星上找人了。我都決定了,就把你栓在我麵前,我看你浪去哪兒。”

顧亦銘根本不知道。

他這種言行太危險了!

一不小心,就是要被打入gay道,萬劫不複的。

“你這麼怕失去我啊?”餘北得瑟地嚼排骨。

“是啊。”顧亦銘非常坦然,“我就你一個好兄弟。”

直男的心思,真是猜不透。

以前都是餘北主動熱臉貼他冷屁股,現在反過來了。

這叫什麼?天道好輪迴,蒼天饒過誰。

這一切,都得從餘北開始作妖說起。

所以作妖**好啊。

“對了,你要去接誰的機?”

“算是一個發小,咱們家和他家長輩關係挺好。”

咱們家?

餘北默默竊喜,顧亦銘要是把撩漢的技能全點在撩妹上,天天被他家暴都心甘情願了。

“幾點了?”

餘北掰過顧亦銘的手腕,看他的手錶。

“我去,已經吃一個小時了,趕緊走吧!”

餘北要是那發小,都已經被氣成發大了。

顧亦銘還慢悠悠地問:“你吃飽了嗎?”

……

到航站樓的時候,都已經快中午了。

“亦銘哥!”

停車場一聲尖銳的叫聲,餘北還以為誰在急刹車。

一個小年輕小碎步跑過來,和顧亦銘來了個擁抱,顧亦銘眉頭一皺,把他從身上撕下來。

“亦銘哥,好久不見了!你怎麼這麼晚纔到啊,是有事忙去了嗎?”

“對。”

餘北都不好意思,顧亦銘臉不紅心不跳。

“我知道你是個大忙人,不怪你!這麼多年,亦銘哥還是跟以前一樣,好帥啊!”

顧亦銘客氣地笑了一聲,看著他說:“你也是,越來越……”

他卡住了,不知道誇啥。

“洋氣。”餘北替他補了一句。

“啊對,洋氣。”

小年輕推開墨鏡,纔看到餘北。

“這位是?”

“哦,他叫餘北,你得叫哥。”

“哈哈哈,在國外不興這些,都是叫名字的。”小年輕還是伸出手,“你好餘北,我是林貝兒,在日本讀的高中,大學是漢諾威音樂學院,你應該不知道,在德國。”

餘北冇見過這麼新鮮的人兒。

瞧他打扮,鞋子一邊鮮紅一邊亮綠,一身皮衣皮褲,臟辮兒用髮箍箍起來,耳朵上打滿了耳釘,墨鏡推到髮際線上。

“你好。”

餘北伸出手,林貝兒像貴族小姐一樣和他拉了拉指尖就鬆開了。

餘北撓了撓頭,抱歉說道:“不好意思哈,我不擅長和女孩聊天兒。”

林貝兒臉一垮。

餘北愣住,我說錯什麼話了嗎?

顧亦銘還嗤地笑了一聲。

“我是男生。”

林貝兒很氣,猛男跺腳。

餘北額頭冒汗:“對不起對不起,我的錯,冇認出來……”

餘北也很冤啊。

這誰分得出?從人到名字,就剩林貝兒的“兒”字帶點陽氣。

都怪顧亦銘冇提前告訴他。

也難怪鋼鐵直男顧亦銘來接機都不太熱情。

“這是我們國外流行的裝束,youknow?我還穿著去看了柏林國際電影節的紅毯,算了你不懂。”林貝兒翻了個白眼。

“我know了,現在know了……”餘北,“那彆站在這兒了,咱們走吧。”

林貝兒估計也不想搭理他,轉向顧亦銘。

“亦銘哥,我的行李箱好沉啊……”

是個會泡妞的男人都聽懂了林貝兒的暗示吧?

而東京寶塔顧亦銘不一樣。

他踢了踢箱子,奇異地問:“牛皮,多少斤啊?你咋拖回來的?”

“……”

Firstblood!(第一滴血!)

餘北冇笑出聲,不禮貌。

“我來吧,我來吧……”

餘北殷勤一點,努力挽回剛纔得罪人的尷尬。

林貝兒在副駕駛室外等了一會兒,也冇見顧亦銘來開門,車窗落下。

“還愣著乾嘛呢?上車啊。”

林貝兒扁了扁嘴,正要打開車門,又被顧亦銘喝止了。

“哎哎!你坐後麵。”顧亦銘命令道。

林貝兒喜笑顏開:“科研結果證明,後座比副駕駛安全係數高很多,亦銘哥你真貼心!”

“什麼玩意兒?”顧亦銘咕噥,“前麵座是餘北的。”

Doublekill!(雙殺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