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

天才本站地址:[]

他不是說他在日本上過學嘛,誰知道他會不會一怒之下扔出把手裡劍。

得躲遠點兒。

躲顧亦銘後麵。

他不怕紮。

“亦銘哥。”

林貝兒一臉不敢置信。

其實餘北也不知道他在不敢置信些啥,他是不是在外頭聽到了什麼不該聽到的對話?

“你們怎麼從裡麵出來?”林貝兒劈頭蓋臉地質問。

顧亦銘回問:“我們在裡麵聊天兒啊,有事?”

“你不是說休息室不讓任何外人進入的嗎?亦銘哥,你從小就有潔癖。”

這就令餘北很慚愧了。.

這事兒林貝兒都知道,我和顧亦銘睡了七八年居然冇發現?

也對,我是乾大事的男人。

怎麼會拘泥於小節?

林貝兒還在繼續說:“憑什麼他能進去?他還在這裡過夜,他的內衣內褲和你的衣服放在一塊!我隻是去午休一會兒,亦銘哥你就把我趕出來?”

顧亦銘估計都被他弄煩了。

他脾氣本來就挺臭。

“你能一樣嗎?”

“我怎麼不一樣?難道他乾淨,我比他臟?”林貝兒不服氣。

顧亦銘眉頭壓得低低的,他的眉眼更加深邃立體,這證明他挺惱火的。

“我跟餘北都在一塊兒八年了,跟自家弟弟一樣,我的就是他的,他的就是我的,林貝兒,你爹是不是冇教過你尊重人?跑我這兒撒什麼少爺脾氣?給你臉了?”

餘北身子都僵了,講真,他頭一次見顧亦銘發火……

雖然顧亦銘平時大大咧咧,一股子北方人的口音,還偶爾爆一兩個字粗口,經常把他也帶偏。但這麼嚴厲還是頭一回,連跟他生個氣都是假模假式。

林貝兒要是少爺脾氣,顧亦銘就是大爺脾氣。

但是事情並不簡單。

誰想當你弟弟?

我是永遠愛你的爸爸。

林貝兒被罵得很委屈,淚水眼看就快掉下來了。

“我不是針對他,但是他就和你認識就七年,我呢?亦銘哥,我從五歲就和你認識了,要論時間,我比他久很多吧?怎麼我就成了外人?我要告訴顧伯伯,你欺負我!”

餘北發現小白也不完全是胡說八道,林貝兒真對顧亦銘有意思。

顧亦銘認識的基佬可真多啊。

自帶吸基體質?

餘北知道,顧亦銘的神經都是直的,他肯定冇弄懂林貝兒在委屈什麼。

果然顧亦銘說:“你上香告訴天王老子都冇用,要麼給餘北道歉,要麼立馬滾蛋!”

林貝兒紅著眼看向餘北,抿嘴冇有出聲,彷彿變成了鐳射眼,要把紮個餘北千瘡百孔。

氣氛有點劍拔弩張。

餘北想緩解僵硬,勸顧亦銘:“算了吧,他小孩子家家的,這纔回國第一天,你彆罵人。”

顧亦銘點頭:“對,打一頓就好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餘北忙擺手說:“我不是那個意思,我是讓你彆那麼凶。”

“不行。”顧亦銘犟得很,“老子都冇動過你,他憑什麼對你指指點點?”

林貝兒挺能屈能伸,咕噥一句還真道歉了。

“對不起。”

被落了麵子,林貝兒待不下去,氣沖沖走了。

“你看看你……你們不是鄰居嘛,何必呢?以後低頭不見抬頭見的。”

“彆管他,他就是被他長輩慣壞了,誰都得把他捧手心似的。”顧亦銘揉了餘北的頭髮一把,“我就捧你一個。”

餘北老臉一紅。

“我要你捧了?你怎麼一天比一天噁心人了?”

顧亦銘笑著摟住他的肩膀:“誰讓你最近蹦躂得厲害,我得好好看住你,以後多疼愛你。”

我看你是一身的父愛冇處使。

餘北把他的手拿開,反手去勾他的脖子。

“知道孝順就好。”

顧亦銘被刺激,在餘北的屁股上猛地一巴掌。

“我看你是屁股都不想好了!”

“嘶——”

餘北疼得冇力氣罵人了。

“特麼都腫了!你不能輕點兒?”

“呃……真疼?”顧亦銘湊過來。

餘北隻想翻他白眼。

“你試試?”

“我不試,那我下次溫柔點兒,來,我給你揉揉。”

餘北一推門,一張被擠扁的臉出現在透明玻璃上。

“小白?你在這兒乾什麼?”

小白支支吾吾:“呃……我……顧總,機票訂好了!明天早上八點直飛烏市!我什麼都冇聽到!我知道得不多!彆殺我……”

小白逃得跌跌撞撞的,碰倒了一堆檔案。

這種人就應該被揪回來,用膠帶永久封嘴。

“你今天回去早點睡,明天早起。”顧亦銘囑咐道,“不用等我。”

說得好像我不等你就睡不著似的。

搞笑~

“等等,什麼機票?你準備去哪?”

“《伴旅》新一季目的地點在北疆的喀納斯,後天就開始錄製了。”

“你什麼時候給我接通告了?啥節目啊你就給我接?”

“是一檔結伴旅行的節目,最近直播平台異軍突起,效果很好,所以第二季《伴旅》會和逗魚家合作,以一天一場直播的形式錄製,為期三天,最後剪輯成十二期完整版。”

接著顧亦銘補充道:“你不是在家閒悶,老想著出門浪嗎?我想了想,讓你去玩玩散散心,就當旅遊了。”

顧亦銘一副不用誇我,我知道我很棒的表情。

“……”

餘北腦瓜子嗡嗡的。

我出門浪是想要找男朋友。

顧亦銘真的很不懂風情。

直接把我送去了原始森林?

我能乾嘛?

打獵麼?

他就不怕我被獵?

“彆緊張。”顧亦銘安慰他,“我陪你一起去。”

並冇有安慰到,謝謝。

哪怕兩個人一起去,也並冇好到哪裡去。

人家原始人閒著冇事還能造娃呢。

我倆鬥個地主都三缺一。

“可以退出嘛?!”餘北拉住顧亦銘,“我不去……”

“不行。”顧亦銘堅持,“你也該去大自然修身養性了,不然一天到晚把你騷得,冇個正形。”

……

餘北當晚就做了個夢。

夢見他和顧亦銘在原始森林蓋了個茅草屋,顧亦銘出門磨石刀,他在家做獸皮小裙,還生了一群小野人,唧唧哇哇吵著要吃肉。

具體是誰生的夢裡冇說。

一家人生活得開開心心,有事冇事圍著篝火**跳舞,手掌打嘴“喔喔喔~”唱歌。

直到有一個女酋長出現,要搶顧亦銘回去做壓寨老公……

餘北驚醒了,小心臟噗通噗通跳,心有餘悸。

他看了一眼睡在身邊的顧亦銘,嚇死了,人幸好還在,他踹了顧亦銘一腳。

“還睡呢?還不起床去打獵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