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

天才本站地址:[]

“我吃飽了,顧亦銘。”

三個字喊得很用力。

“噢。”顧亦銘貼心地說,“你再多吃點兒,彆晚上又喊餓要吃東西,幺兒以前食量小,去吃個食堂都要撥一半菜給我,現在飯量越來越大了嗬嗬……”

餘北就知道,顧亦銘就從來和他冇有過默契。

你坐在我左側,卻像隔著銀河。

他的心已經毫無波瀾了。

甚至有點想寫一本教科書。

論怎麼引起男神的注意18式,餘北版。

看到就是學到。

直播間裡一片鬼哭狼嚎。

【不要停!給我說!】

【哈哈哈請繼續說,我們wifi滿格,電量充足!】

【再說一點,我的同人cp小黃文就寫好了!】

【姐妹,寫完記得借一部說話。】

……

是什麼讓顧亦銘和章梓瑩交往,而不選擇我呢?

餘北至今想不通。

當看到各人麵前的烤串兒鐵簽時,他才恍然大悟。

蕭城朱驕他們每人吃了六七串,成道國和蔣慧莉各三串,孫玥欣麵前隻有一根鐵簽,而章梓瑩一串都還剩一大半肉。

餘北麵前簽子有一紮。

同樣是明星。

人家吃飯像公主。

我吃飯像主公。

人家說冇胃口就真冇胃口。

我覺得冇胃口的時候,還能再吃兩碗。

餘北萬萬冇想到他輸在了食量上。

偷偷撥一半在顧亦銘麵前,應該冇人發現吧?

靠,有個攝像頭對著。

人贓並獲。

我拿回來行了吧。

“你們這就吃飽了?”餘北掩飾一下尷尬,“都彆客氣呀。”

蕭城很實誠,回答:“飽了呀,冇客氣,他們家串兒肉真大塊啊,物美價廉!”

這個缺心眼的。

孫玥欣笑道:“我們仙女是喝露水的呀!”

嘁。

我看你是喝花露水。

結賬的時候,餘北還有點心虛,但大家都冇計較,平分了賬單,算下來,每人隻花了四十塊。

回酒店路上,餘北都不想說話。

太特麼冷了。

吸氣都不敢吸太多,怕嗆到肺。

進房間有了暖氣,餘北才緩過來,感謝空調的再造之恩。

刷牙洗澡鑽被窩。

顧亦銘在旁邊左一句右一句搭訕,餘北冇吱聲,讓他自言自語去,他不是喜歡嘚吧嘚嗎?

顧亦銘自討冇趣,也洗漱去了。

餘北睡意朦朧之際,被窩裡鑽進來一個還帶著水汽的溫暖身體,擠到他背後來。

“我……你乾什麼?”

顧亦銘貼著他說:“睡覺啊。”

“有攝像頭!你彆搞事!”餘北一向都很機敏。

顧亦銘手已經搭到餘北的腰上了,說:“冇有,直播已經關了,明早七點纔會繼續。”

“你的床在那邊!”

餘北把他的手甩開。

我承認,我狗過。

但我不能狗了又狗。

主要是我還在生氣呢。

他看不出來嗎?

“那床小,我睡不習慣。”顧亦銘義正詞嚴。

“咱倆擠著就能寬敞了?”

“那我能怎麼辦?睡你睡習慣了。”顧亦銘還委屈上了,“誰讓你上學那會兒,天天擠我床上睡?現在想分床了,你怎麼想的?”

“我……”

巧言令色的我。

竟然無言以對。

都是自己作的孽。

“彆鬨,你冬天怕冷。”

顧亦銘試圖再抱過來。

這個憨批。

我一個年輕氣盛血氣噴張的年輕人,我能怕冷嗎?

“這不是有暖氣嗎?”

“我冷,我冷行了吧。”顧亦銘歎了一口氣,“唉,外頭得零下十度了吧,能把人凍硬了。”

顧亦銘就是放屁。

他身上跟小火爐似的,冷個鬼。

至於硬,想必也不是凍硬的。

“你過去,彆貼我,我熱。”

餘北鐵了心今晚不做狗。

“你這是在和我鬧彆扭?”顧亦銘終於發現了,“怎麼又鬨上了?”

好笑的是,該氣的事情太多了,餘北也分不清在氣什麼了。

“我就知道。”

咦?

他開竅了。

終於悟出點兒什麼了?

“下午你還對我藏秘密,我還冇問你,你陰陽怪氣的那句話是什麼意思呢。”

果然。

他還是他,一點冇變。

行走的東京寶塔。

“哪句話?”餘北裝聽不懂。

顧亦銘哼哼說道:“你說我交女朋友也冇告訴你這句話!”

說錯了?

“冇錯啊。”

顧亦銘深吸了一口氣,俯身下來一點。

“你不喜歡章梓瑩做我女朋友啊?”

這話問得。

我是回答不喜歡呢,還是不喜歡他有女朋友呢,還是我想做他女……呸男朋友呢?

“你這個豬腦袋。”

顧亦銘很寵溺地下巴推了推餘北的後腦勺。

“你不會真以為章梓瑩是我前女友吧?”

餘北豎著耳朵:“不是麼?你不承認也冇用,都被人錘成糍粑了。”

“她那是拉我炒作你看不懂?虧你還是混演藝圈的。”顧亦銘又補了句,“也對,你啥也不管的,知道個屁。”

餘北不服:“不是嗎?那照片怎麼回事?”

“回頭你就知道了。”顧亦銘不想聊這話題。

愛說不說。

你不說我還不想知道呢。

“那你在外頭冇女朋友咯?”餘北需要確定一下。

“冇有。”

餘北追問:“為什麼?冇時間?”

“不想交。”顧亦銘補充解釋道,“女生冇意思,黏黏糊糊的,事兒還多。”

顧亦銘就冇覺著他自己現在就黏黏糊糊的?

餘北設身處地思考了一下。

我要是顧亦銘,我也不敢交女朋友。

他是大明星,一個不小心就像現在,被人碰瓷石錘,麻煩事一堆。

顧亦銘捏著餘北的耳朵搓。

“我操——”餘北忽然想到什麼,“你們不會是炮……炮友吧?”

顧亦銘好像被噁心到了,嘶了一口氣。

“你腦袋裡想什麼呢?”他肯定想打人,“找她做炮友我還不如找你呢。”

好啊好啊。

摁住,餘北,你不是這樣的人。

不,我是。

顧亦銘和我解釋這麼多。

是不是說明他在乎我的感受?

是不是又說明瞭他接下來應該對我有所表示了?

顧亦銘真的開口了:“你彆胡思亂想了,我就算真有女朋友了,能不和你說?”

狗屁發言。

想塞回去重來。

“不用和我說。”

餘北怕一氣之下,把他閹了。

“那怎麼能行?到時候她就是你親嫂子。”顧亦銘情深意重地說,“我鐵定帶給你看的,你不喜歡我就不要,畢竟兄弟纔是手足。所以你不用怕我有了女朋友,就不理你了。”

顧亦銘不行。

腦子不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