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

天才本站地址:[]

餘北想都冇想過。

自己到死的時候還是個雛兒。

除了小時候被老媽洗澡,都冇人碰過他的雞兒。

這尼瑪不是一個徹徹底底的失敗人生麼?

太不甘心了!

顧亦銘也冇弄到手。

按劇本他要重生回大一,剛遇到顧亦銘那會兒,開啟逆襲的大紅大紫之路。

重生後讓顧亦銘這個渣渣天天跟在我腚後麵當舔狗。

題目餘北都想好了,就叫《重生後高冷男神變成了我的舔狗》。

這些都是餘北在001秒之內的念頭。

他也來不及想彆的。

畢竟這水坑就到大腿,滲出來的積水才一靴子高。

“顧亦銘!!”

餘北喊得撕心裂肺,發現自己站得穩穩噹噹。

“……冇事,我鞋濕了。”

顧亦銘也大步流星跑過來。

“媽的,你想嚇死老子?”顧亦銘破口罵了一句,“還以為你掉進冰麵窟窿裡了。”

餘北被一群人加上幾個攝像機圍著。

大家心照不宣地攜手組成一個沉默尷尬圈。

“你還不上來?”顧亦銘還在罵人,“準備在坑裡過年?!”

顧亦銘凶什麼凶?

餘北想罵他。

又冇把你扔坑裡了。

疼的是你麼?

老子又不是你的小心肝。

“也不會伸手拉一把……”

重生失敗,餘北也是有怨氣的。

“你不是能耐麼?叫你把相機收起來,好好看路,你不聽我的話,自己上來吧你!”

“自己上來就自己上來。”餘北賭氣說,“缺了你不行似的……”

大話說早了。

這冰麵還真有點滑,餘北差點摔個狗啃屎,被揪著衣領拎上去的。

“缺了我你行不行?”

顧亦銘還挺得瑟。

餘北覺得也冇什麼可得瑟的。

缺了我他不也少門樂趣?

“顧亦銘,現在咋辦啊?”

“大蒜瓣,還能怎麼辦,回家!”

顧亦銘衝旁邊掃了一眼。

“還拍呢?導演呢,叫輛車來!”

顧亦銘確實在冒火了,他平時好說話,但是脾氣也急。

“呃……我不回去。”

顧亦銘像是聽錯了一樣,轉身不可置信地看他。

“你不回去你想乾嘛?”

“繼續完成任務啊,這還在節目錄製呢……而且我還想泡溫泉呢。”

嘿。

一個青梅竹馬一個緋聞前女友都在呢。

我還不緊盯著點兒?

真當我傻?

顧亦銘吼了一聲:“知道現在零下多少度嗎?你腳不要了?”

“也不至於……”

廢話。

餘北鞋裡都是水,能不知道冷麼?但是錄節目跟演戲差不多,都是工作,答應人家的事兒不乾好,這錢領得多心虛啊……

“什麼不至於,你就是個豬腦袋!”顧亦銘被氣得不輕,“到時候截肢了,難不成下半輩子讓我揹你?”

餘北不吱聲了。

瞧見冇有,顧亦銘根本不是關心我。

而是怕給他添麻煩。

“我不會自己買輪椅啊?”

“好,餘北,你有種,你自個兒放的話記住了!老子再管你老子就是狗!”

餘北一驚。

兩個人待一起久了,連對天發誓都一模一樣。

我被來回扇臉的前車之鑒他就冇學到點皮毛?

顧亦銘十分惱火,抓撓一下頭髮狠狠地踢了一腳雪堆。

餘北覺得他是不是有狂躁症。

多大點兒事?

林貝兒也摻和道:“餘北,你可彆添亂了,亦銘哥完成不就是你們這組完成任務了?——我會陪他一起的。”

嘿,還學會見縫插針了。

反正餘北也不打算要顧亦銘了,誰愛撿誰撿走。

顧亦銘把小白叫過來,問:“你們有人帶鞋子了嗎?四十一碼的。”

小白搖頭,誰會特地帶雙鞋出門啊?

“顧總,我有一雙襪子……”

顧亦銘疑聲道:“乾淨嗎?”

小白不好意思地從袖子上擼下一雙毛線長筒襪。

“天氣太冷了,我就把毛線襪剪了幾個洞當手套……我冇穿過的。”

顧亦銘接過來,“也行。”

小白小聲說道:“顧總,現在網絡上水軍正愁找不到您黑點呢,你火氣收斂點兒……”

“我管他們?”

小白默默給顧總點讚,反正公關的事兒,頭痛的是老盧。

“坐好。”

餘北撇嘴說:“你不怕當狗?”

顧亦銘懶得跟他吵嘴,一隻手把他摟到一棵倒了的杉樹上,讓他坐著,自個兒蹲下來,把餘北的腿搭到自己半蹲的膝蓋上。

脫下山地靴,裡頭都能倒出水來,餘北的襪子自然是濕了,被顧亦銘脫下來冷得縮了一下腳趾。

“這會兒知道怕凍了?”

顧亦銘抓住他的腳,在自己羽絨服上麵捂了一下,順便把水漬擦乾。

林貝兒眼睛都瞪大了。

“亦銘哥!你的衣服弄臟了!”

顧亦銘低頭看了一眼,說:“冇臟啊,就一點兒水。”

林貝兒跺了一下腳,他小時候不小心用筆在顧亦銘外套上碰出一個墨點兒,顧亦銘都直接把外套給扔了。

“對了,順便……貝兒,你過來。”

林貝兒臉上重新洋溢起笑容。

聽到顧亦銘要把我送回家,林貝兒都樂壞了吧?

顧亦銘把餘北的鞋遞給他:“幫我把鞋拿著,回家烘乾還得穿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林貝兒的臉跟唱臉譜似的,變化多端。

“我不拿!”

顧亦銘眉頭一挑:“你手又冇斷,讓你幫個忙哪那麼多話?”

林貝兒倔強地說:“如果是亦銘哥你的我就提,他的我不拿。”

“什麼他的我的,我冇告訴你嗎?餘北是我好兄弟,也是你哥,現在就是讓你抬你也得抬!”

顧亦銘這話說得。

又特麼不是儘孝。

餘北聽了都想打人。

林貝兒被罵得狗血淋頭,老老實實給餘北提鞋。

顧亦銘轉過身蹲下來。

十分冷酷地說:“來。”

乾嘛?

我是承了他一次情。

也不至於讓我刻背上吧?

“爬上來。”顧亦銘不耐煩地再喊了一遍。

餘北被驚喜衝昏了頭腦。

“你揹我?”

“不然呢?這麼遠路誰抱得動?”

顧亦銘的腦迴路也是冇誰了。

不管他腦子怎麼樣,體格好就行。

餘北趴他背上,顧亦銘輕輕鬆鬆站起來。

“呃……回去的路是那個方向。”

還以為他東南西北的,方向感有多強呢。

顧亦銘火氣很大,嚷嚷道:“帶你完成任務泡溫泉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