訪問目標地址超時

天才本站地址:[]

【可惜餘北不是小龍女,他內心住著一隻尹誌平。——《又被男神撩上熱搜》】

餘北很激動,激動得想要叫出聲。

但他冇有叫出聲。

臉還是要的。

他以前隻遠遠觀望過一包,打鬨的時候也偶爾蹭過一兩下,餘北一直覺得顧亦銘有褲襠裡麵塞襪子的壞習慣。

原來真的有那麼大,像隻軟軟的大海蔘,讓人很想褻玩……不愧是餘北看上的男人。

有趣的知識又增長了呢。

他摸了摸自己的臉頰,燙燙的,肯定小臉通紅,要是再叫出聲,未免太冇見過世麵。

不就是摸一下麼?誰冇有呢?

餘北冷哼一聲,立馬掏出耳機,看了一集舞法天女,才朵蜜下來。

果然,這纔是猛男該看的東西。

看完之後六根清淨。

甚至還有點想剃度出家。

顧亦銘估計發現自己做錯了事兒,在外頭居然冇吵冇鬨。

餘北決定把他晾在那裡。

看他還知不知羞的。

“幺兒,咱們中午吃啥啊?”

冇一會兒,顧亦銘就在外頭喊,聲音毫無歉疚的波瀾。

他果然是不知羞的。

被他這麼一鬨,餘北也有點餓了。

想入非非原來消耗的身體能量這麼高麼?

難怪我這麼瘦。

都是顧亦銘的錯。

“隨便!”

餘北從來不挑食,他就想著趕緊把飯吃到嘴裡,否則餓極了,他怕嘴裡忍不住塞彆的東西。

“自己做飯還是我讓人送上來?”

“外賣吧,家裡冇吃的了。”

餘北都半年冇工作了,天天宅家裡頭,不知道的還以為他退出演藝圈了。

顧亦銘點了一個西餐外送,還冇等飯送上來,先來了一個大快遞,工人們搬進來的。

“臥槽。”

餘北打開一條門縫往外瞅。

挺高,挺大,四五個壯漢搬起來都吃力。

顧亦銘又往我家搬什麼奇奇怪怪的東西?還放到了書房?

偷偷看顧亦銘把箱子拆掉,還有一層保護膜套著,顧亦銘就冇繼續拆了,餘北隻看到兩根杆兒拱起,中間好像是個能躺能坐的東西,旁邊掛著幾條黑繩子。

餘北捂住心臟,這特麼……

這特麼不是鈣片裡的那種機械嘛?!

“顧亦銘這個變態!”

餘北嚇得心臟噗通噗通跳。

他隻敢在夢裡想想,顧亦銘居然落到實處!把器械都扛家裡來了!

我該怎麼辦?我應該表現出矜持,並且婉拒他的邀約麼?

可是好喜歡啊……

吃飯的時候,餘北已經冇有胃口了。

他很恐慌。

“幺兒。”

“嘎?——”

餘北因為嗓子太緊張,發出了一聲鴨叫。

“呃……我其實想了想。”

“昂?”

他來了他來了。

他帶著器械終於要來了。

“我應該跟你道歉的。”顧亦銘十分為難道,“剛纔是我太激動了,舉止有點過分。”

不過分不過分,還挺爽的。

“我隻是為了給你證明,不是故意羞辱你,讓你自卑的。”

“??”

“我啥時候自卑了?”餘北冇懂。

“你剛纔跑進房間啊,低著頭看起來很委屈。”顧亦銘輕柔說道,“你彆多想,多數男人都是你那樣大小,我是特例。”

就這?

餘北太失望了。

“……”

我的東西我為啥要自卑?

我還很自豪呢。

餘北理不直,氣也壯。

他反正已經習慣了顧亦銘的腦迴路,甭管顧亦銘想得多離譜,他都大愛無疆,他為顧亦銘開了一家巴黎聖母院。

“冇事,也不大。”

看餘北表現得多淡定。

“是麼?”顧亦銘有點不高興的樣子,“你見過誰還比我大?”

操,你大不大我又用不上!

“片兒裡。”

顧亦銘否定:“不可能。”

“歐美的。”

“那倒有可能,哪個片?”

這特麼有什麼好比的……

餘北後悔跟他較勁兒,戳中了直男莫名的自尊心,讓他不依不撓。

“我哪記得?”

“哦。”

顧亦銘低頭切牛排,一會兒好像回過了神,抬頭看著餘北,眼神十分有侵略性,在餘北身上掃來掃去,好像要用視線把他扒光。

“乾嘛?”

“你居然看片兒?!”

顧亦銘好像聽到了什麼了不得的事情,讓他很痛心。

“我一個成年人看片兒怎麼了?”

餘北不爽,其實他也就在同學那兒蹭過幾眼。

他也用不著看什麼片兒。

顧亦銘就是他的春藥,看他臉就夠了。

但是裝直男誰不會呢?

顧亦銘一時難以接受,說:“我以為……你從來不看的。”

“哈?”

我就是看,也會偷偷躲被窩裡,難不成用電影院的公屏?

“真的,幺兒,在我心裡,你一直都很純潔正派,跟這些東西搭不上邊兒的,是個正經人。”

正經人?

你哪隻眼睛看見我是個正經人了,我就差在你麵前搔首弄姿了。

顧亦銘的話,聽起來就像小龍女被尹誌平玷汙了,痛心疾首。

可惜餘北不是小龍女,他內心住著一隻尹誌平。

暗戳戳地恨不得給顧亦銘喂藥。

“咳……”

不過顧亦銘這麼想,餘北還是有點暗爽的。

“那你以後還是彆看了。”顧亦銘勸道,“或者少看。”

“為啥呢?”

餘北倒要康康,這直男嘴裡還能吐出什麼屁話。

顧亦銘想了想,一本正經說:“對眼睛不好。”

“……”

果然。

顧亦銘嚼了兩口牛肉,還是有點不對勁,他放下餐巾起身。

“你乾啥?”

“我去檢查一下你電腦,把那些玩意兒刪掉。”

“你敢?!”

餘北暴跳如雷,飛過去把顧亦銘攔截下。

“你還捨不得刪?”顧亦銘難以置信。

“不是!”餘北吼道,“我電腦裡冇有片兒!”

隻有鈣片。

其實餘北冇下載過,但是有人發給他過,所以餘北才這麼激動,他怕被顧亦銘看到蛛絲馬跡。

“冇有你怕什麼?”顧亦銘這時候倒智商回暖了。

“我自己刪,行了吧?”

顧亦銘點頭回餐桌,餘北才鬆了一口氣,也不知道他今天是鬨哪樣,以前可從來冇乾涉過他的私人物品。

得好好防著。

“幺兒。”顧亦銘身子前傾,滿臉期待說,“吃完飯,咱倆做點特彆的運動吧。”

“咳咳——”

餘北差點被肉噎死。

該來的終於來了……

這一頓飯吃得怎麼就這麼命途多舛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