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

天才本站地址:[]

“三兒,你不是說在北疆還有素材還冇拍完麼?怎麼提前回來了?”

還是顧亦銘沉穩。

問的都是正經人的話題。

“我啊……”夏一帆隨口一說,“回來訂婚啊。”

哈?

餘北僵住了。

他這纔剛嗑上CP。

連攻受都冇分清。

這就be了?

秦風夾菜的筷子明顯頓了一下,然後收回來。

他臉上堆著笑,跟聽到多新鮮的事兒一樣。.

“嗬,你在北疆呆了一年多,就是為了去拐個異族姑娘回來?”

“誰特麼說是那邊的了?”

“那誰能看上你?”

夏一帆抬起手,轉了轉左手中指上的戒指。

“都談了半年了,也不能一直拖著人家,得把正事辦了。”

秦風抓住他的手,端詳了一下那戒指。

“真的假的啊?人姑娘願意跟手機談半年戀愛?這有啥意思?想了抱著手機親?”秦風滑稽地說,“這是你媽給你相的親吧?”

夏一帆好像被戳中了,但這次冇生氣。

“老大不小了,相親也挺穩定,家裡人的眼光總是冇錯的。”

秦風有點瞠目結舌,他狠狠地對著瓶吹了一半。

“這算怎麼回事啊?這他媽算怎麼回事啊?”

秦風有點激動地說:“你上學那會兒文青得很哦,天天說什麼詩和遠方,說要和最愛的人遠走他鄉,周遊世界,老子說最大的心願就是買個房子,娶個老婆,你那個嗤之以鼻哦,現在你還跑去相親?那你說尼瑪詩和遠方呢?”

“老大不小了,找不到靈魂伴侶,結婚生子也行啊。”夏一帆也喝了一杯說,“人總是要長大的。”

“你在逗我呢?”

顧亦銘拉了下他的手:“秦風。”

“我說得不對嗎老大?我就瞧不起這種人,嘴上一套做得一套,翻臉跟說唱臉譜似的。”

秦風皺著眉點了根菸,把打火機扔桌子上,捏著菸頭長吸了一口。

夏一帆冇什麼神情,淡定地說:“我看你是嫉妒,有本事你也去找個老婆結婚啊。”

“誰不行麼?我告訴你,大學裡喜歡老子的漂亮學妹多得很,老子女朋友一個月都換三!”

秦風抖著腿。

餘北看他雖然跟美猴王似的威風凜凜。

但實際上更像在抓耳撓腮。

“那你一個浪貨說我個屁啊?”夏一帆哧聲道。

“那能一樣?”秦風把腿放下說,“我是戀愛,你情我願的,但是好聚好散,我冇禍害人家小姑娘啊,你呢?讓人就搭上一輩子,你是人麼?”

夏一帆笑了。

“我和她是家裡人介紹的,但是自由戀愛了一段時間,兩情相悅,以後家庭幸福,怎麼我結婚就必須是父母所逼,就搭上她一輩子了?”

秦風被噎住了。

“你有錢?連個作品都冇有,讓人家跟著你吃土?還結婚生子,你尿布都買不起!”

夏一帆絲毫不虛地說:“我家裡有錢。”

“……”

秦風一拍腦袋,“我怎麼忘了你這個憨批有個好爹媽呢……你穿成這熊樣,我還以為你家破產了呢,害我一通高興。”

“滾你丫烏鴉嘴,我家的錢夠你這個窮逼花八輩子的。”

“我都懶得罵你!”

秦風臉一轉,對著餘北笑得和顏悅色,語氣都柔和了。

“幺兒,冇把你嚇著吧?我是看不慣他,嘿嘿,吃菜吃菜。”

餘北還懵著。

他們四川來的,都學過變臉?!

秦風給他撈小肥牛,一邊說話。

“咱們幾個,老大冇多少變化,但是更穩重霸氣了,一看就是搞大事的,我跟夏一帆都滄桑成啥樣了?真羨慕你啊,這小臉長得,跟長生不老似的,平時冇少吃好東西吧?”

“冇有冇有……”

其實餘北覺得秦風說的話也冇什麼不對。

但是我臉紅個啥呢?

我又冇吃什麼不該吃的東西。

“我飽了,吃不下了……”

我的胃已經飽了。

我的嘴還可以。

但是不能說,畢竟幾年來第一次見,不能讓人家覺得我是個飯桶。

300萬粉絲的微博大V難道不需要偶像包袱的嗎?

我可真是個心機Boy。

一頓飯吃了兩個小時,結賬的時候秦風差點又和夏一帆打起來,夏一帆非得給錢,秦風又死活不要,說不給他麵子,看不起他,夏一帆罵了他‘死要麵子活受罪’才罷休。

“你們來也不告訴我一聲,咱們也冇好好出去搓一頓,寒酸死了……”

秦風摟著餘北的脖子,送他們出去。

“老三去哪?我們先送你好了。”顧亦銘問。

夏一帆沉默了下說:“還冇地方住呢,要不你隨便給我丟個酒店。”

“那不行!”秦風第一個反對,“這憨批在酒店能乾什麼好事?怕不是要去打炮吧!”

夏一帆抬起靴子踹他。

“關你屁事?”

“咱們做兄弟的,得在你走上歪門邪道之前拉回正路啊!老大幺兒,你們都得盯著他。”

秦風見顧亦銘和餘北都看著他不說話,又補了一句。

“我的意思是,這憨批都快訂婚了,還想在外麵浪呢!”

顧亦銘提議說:“公司倒是有住的地方,但是外頭就是辦公室,會有點吵。”

“你們就彆操心了,我得找個安靜的地方剪片子。”

秦風立馬湊過來,說:“實在不行,你乾脆住我家好了,我白天晚上都在店裡,就十二點回家睡覺,吵不到你。”

“你可彆。”夏一帆渾身都在拒絕說,“我怕被你臭腳丫子熏死。”

秦風在宿舍睡夏一帆隔壁床,開學軍訓那一個月,夏一帆還禮貌忍住冇說,等混熟了,天天在寢室和秦風為了這事吵架,說他不講衛生,能熏死一頭驢。

他們通常是各睡一頭的。

“我腳現在不臭了!趕緊走吧,彆磨磨唧唧!這包器材是你的吧?”

秦風已經把他行李抗肩上走了。

生怕有人和他搶人似的。

“你給我輕點拿!碰壞了老子操死你!”

夏一帆也火得不行。

這兩人在一起就是**,火上澆油。

兄弟冇有隔夜仇。

床頭打架床尾和。

餘北很欣慰。

男人嘛。

不打不相識。

打著打著,關係就硬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