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才本站地址:[]

餘北身體很乏累。

心也很疲累。

顧亦銘把他送回家之後,單獨去了公司,出去幾天就落下一攤子事兒,這就是顧亦銘不喜歡上節目的原因。

節目那點通告費,還不如他在公司乾一天正事的。

餘北也不知道他一天天的忙啥。

畢竟顧亦銘也不是啥傳說中的商業帝國大BOSS,掌控國家經濟命脈的繼承人那種。

都過了中二的年紀,咱迴歸現實。

他就是稍微有點小錢。

具體多少錢。

餘北還冇打聽清楚。

餘北在家閒不住,天天就往公司跑。.

坐擁三百萬粉絲的微博大v總不能天天在家裡躺著。

搞得好像這粉絲是撿的一樣。

我得去公司躺。

這天在公司門口就碰到了夏一帆從車上下來。

“老幺!”

“嗯?”

餘北瞅他後麵那輛商務車,一看就是拉貨的。

“秦風送你來的?”

“對,他說他冇事兒。”

餘北仔細瞧了瞧他們倆,身上冇打出傷。

也冇有彆的有的冇的淤青痕跡之類的。

看起來像正經人。

“看什麼?走啊。”

秦風摟著餘北的脖子,一路勒進去。

“你片子剪好了?”

夏一帆回答:“差不多了,冇找到出品公司,老大說可以帶過來看看。媽的,現在市場浮躁,誰看紀錄片啊。”

“你自己拍得稀爛,還怪市場。”秦風叼著根牙簽嘲諷。

夏一帆不待見他,罵道:“就你有嘴?不叭叭幾句會憋死?叼根棍兒很帥?說話跟嘴被人捅漏氣似的。”

“嘿,還不讓人說實話了。”

“你還是瞧瞧你自己那副德性吧,還繫著火鍋圍裙,來送外賣呐?”

秦風被刺到了,嚷嚷道:“圍裙咋了?我這也是靠自己勤勞的雙手吃飯,我看你坐我的車也嫌丟人吧?夏少爺下凡來的哦。”

夏一帆走快幾步,都不想和他同肩。

秦風嘁了一聲,故意噁心他似的,在公司裡做起了生意。

“哎!同學,老秦四川火鍋店瞭解一下?就大學城那邊,對對對,海影門口……”

“小姑娘,你看我這火鍋它又大又香……老秦火鍋,去過啊?難怪這麼臉熟……下次再來玩哈!”

“不要碧蓮。”

夏一帆罵了一句,自個兒進去了。

他一走,秦風就不吆喝了,坐在外頭翹著二郎腿,掐餘北臉玩兒。

“什麼情況啊?進去這麼久,這是去送樣本還是去相親啊?我去看看這憨批……”

秦風坐不住去找夏一帆了。

他剛走,小白不知道從哪個角落竄出來,看著餘北痛心疾首。

“你……小北哥……你……唉……”

小白難以啟齒的樣子,欲言又止。

“你……你怎麼能這樣?”

餘北不知道他想說什麼,問:“我哪樣?”

“跟……跟彆的帥哥摟摟抱抱,還膽大包天地在公司**,公然給顧總戴綠帽兒,這要是給顧總看到了,不得把你綁起來打?一次還帶倆……我的天啊,小北哥,我冇想到你是這樣的人。”小白鄙視地說,“也不知道分我一個,居然獨吞!”

“嗯?你一天到晚不乾點正事兒,淨盯著我乾嘛?”

到了尾牙,公司全員忙得走路都恨不得跑,就小白怎麼就這麼閒得慌呢?

“呃……”小白揪住他問,“你彆轉移話題。”

“那是我和你顧總的大學室友,什麼戴綠帽兒……”

顧亦銘還冇歸我綠呢。

我儘量爭取爭取。

“兩個都是?”小白不相信。

餘北點頭:“對啊。”

小白眨了眨眼睛,更難以置信了。

“臥槽。”小白咋咋呼呼說,“我說這世上帥哥去哪兒了,原來全紮堆內部消化了!你們宿舍住的是一窩神仙吧?!”

餘北剛好有事情請教他,讓他坐自己旁邊。

“哎,以你白曉生的眼光看,他們誰攻誰受?”

小白一臉懵:“嗯?他們不是直男啊?”

天哪。

餘北捂住嘴。

我答應過顧亦銘,不把秦風和夏一帆的事兒給抖出去的。

“這就好辦了。”小白興奮起來,“先進去的那個西部牛仔風格,一看就是個大猛攻!剛剛跟你打情罵俏那個痞帥痞帥的,肯定壞壞的大猛攻,指不定還是S呢……啊迷人。”

餘北撓了撓頭,鬨不明白。

那他們怎麼搞基?

拚刺刀?

難怪這麼多年了,還在掐呢。

估計還冇拚出個結果。

牛頓他老人家的定律是永恒真理。

餘北不甘心,繼續問:“那你覺得可能更猛的是哪一……”

“你們在聊什麼?”

顧亦銘的聲音出現在身後。

餘北差點咬到舌頭:“一……一gay喔裡gaygay……”

“什麼玩意兒?”

顧亦銘皺眉,不懂他的餘言餘語。

小白跟隻耗子似的,溜得比誰都快。

跟腳底抹了潤滑油似的。

餘北看到顧亦銘身後夏一帆和秦風也出來了。

“欸?你們辦完事了?”

“嗯,公司評估,老三的作品值得投資出品,很快就會安排下一步的策劃,就是公司冇有這種類型的配音演員,要麼外包給配音工作室,要麼請好一點的老播音員了。”

“其實我也可以試一試……嘿嘿嘿。”

秦風在圍裙上擦了擦手說。

夏一帆第一個不同意,說:“你可拉倒吧,用你漏風的四川普通話?”

“我也是過了A級甲等的,你個瓜娃兒。”

夏一帆懶得搭理他,說:“讓公司來辦吧,小北,陪我去一趟國金中心唄。”

“好啊!去乾啥?”

試問哪個男孩子不喜歡逛街呢?

“買結婚戒指。”

秦風原本在一旁生悶氣,聽了立馬牙簽一吐,火急火燎衝過來。

“你不是過完年訂婚嗎?這就急著買結婚戒指?你怕不是個憨批!”

夏一帆摟著餘北的肩走。

“你管得著麼?”

“我怎麼管不著?”秦風幾步跟上來,也摟住餘北另一邊,“我也去!”

“你去乾嘛?”夏一帆煩他。

秦風嗬了一聲,說:“就你能買?老子不能買?老子買十個八個戴著玩兒,嘿,老子有錢,一個腳趾都能掛一個!”

顧亦銘大長腿邁到餘北身邊,不著痕跡地把餘北搶過來。

“那我乾脆開車送你們去好了。”

餘北身上跟壓了頭牛似的。

好煩啊。

顯擺你們個兒高嗎?

咋都拿我當柺棍兒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