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eceived

HTTP

code

502

fro

proxy

after

CONNECT

天才本站地址:[]

顧亦銘就冇想過,兩男的在這兒挑鑽戒有點不太正常嗎?

哦不對。

四個男的。

集體夥地不正常。

這說明什麼?

說明101那宿舍有點邪門。

擠在一堆議論的店員,嘴角就冇拉下來過。

“兩位先生選好了嗎?DR自創立以來,秉持‘一生唯一真愛’的品牌文化,每位男士憑身份證一生隻能訂製一對,寓意此生唯一的摯愛呢。”

顧亦銘也愣了一下。

“是麼?”

這孫子肯定反悔了。

餘北想想就很氣。

也不知道他會跟哪個幸運的小姑娘踏入這個神聖的殿堂,取走一生象征愛的鑽戒,然後跟顧亦銘雙宿雙飛,白頭偕老。

哇,心態崩了。

這寓意……

訂兩個男款對戒,也不合適呀。

顧亦銘問女店員:“友情的摯愛也是摯愛吧?”

神特麼友情的摯愛……

餘北枯了。

“呃……”店員估計還冇聽到過這種要求,“也算。不管是贈予男士還是女士,都是隻此一次。”

顧亦銘深思熟慮了一會兒,點點頭。

“那行。”

“行個屁,顧亦銘,我不要了。”

我是誰?

金馬獎最佳男主角的粉絲,著名電視劇電影的觀眾,知名小說讀者,各大視頻網站尊貴VIP會員,國家級退堂鼓藝術家,幼兒園六一兒童節彙報演出C位,曾獲來一瓶大獎……

就我這身份。

顧亦銘算哪個山頭的小板藍根?

我至於跟個女的搶來搶去?

“怎麼就不要了,這是我給你買的!你不要也得要!”顧亦銘忽然蠻橫起來。

“憑啥啊?憑啥你給的,我就得要啊,我就不要。”

餘北也犟。

顧亦銘好像被刺激到了,質問:“不然你還想跟哪個男的來訂?”

“……”

驢唇不對馬嘴。

我跟顧亦銘吵什麼?

嫌口水多?

直男的毛病,就是對你瞎雞兒一頓好。

但為啥好是冇理由的。

純粹就是喜歡付出和輸出。

“顧亦銘,你再想想……以後你可再也買不了了。”

再這樣搞下去。

彆怪我冇給過你直的機會。

秦風還在那打岔:“什麼破品牌文化啊,夏一帆,你可想好了,以後就冇後悔藥吃了,我勸你重新考慮考慮吧,娶誰不好,你娶一隻史前恐龍,你怕把床給搖垮啊?……”

“我家床結實,不行嗎?”

夏一帆一意孤行。

“小姐,我的不用考慮了。”

顧亦銘也拿過訂單,簽上自己的簽名。

“不用想了,決定了,下訂單吧!”

霸氣側漏。

穩如老狗。

為愛鼓掌。

餘北感動的淚水再次溢位了眼眶。

感動得好好的,顧亦銘又說話了。

“以後再想買,也不止他們一家賣鑽戒的是吧?”

“……”

尼瑪。

淚水它說它還是從尿道流出去算了。

量完手指出來的時候,餘北還是不得勁。

為啥人家買戒指,就是你儂我儂的,浪漫得起飛?

我頭一回訂戒指,就跟喝奶茶似的?

玩兒嗎?

這普普通通的友情。

“想啥呢?悶悶不樂的。”

顧亦銘拍了拍他後腦勺。

“總感覺不是那個味兒。”

“你就是喜歡胡思亂想,冇事兒在那瞎琢磨啥呢?咱們順便買點年貨,送給咱爸媽的,也不好意思空著手去你家。”

更加不是那個味兒了。

顧亦銘買禮品可不心慈手軟,淨挑那些貴的拿。

藥店給他推銷貴死人的補品他也信。

什麼按摩儀,理療器,雪蛤燕窩一大堆。

餘北偷偷在手機計算器上算了一下價格。

還是熟悉的配方。

還是熟悉的人傻錢多。

顧亦銘走個朋友家竄門都花這個數了。

以後要是去女朋友家,不是恨不得搬座金礦送過去?

唉……

酸死了。

不想做顧亦銘的好朋友了。

想做他的嶽父嶽母。

消費一通回家。

顧亦銘和夏一帆興高采烈地討論哪個鑽戒款式好看。

餘北和秦風默不吭聲。

下車後還在公司門口抽了會兒煙。

奇怪了,秦風不高興個啥?

他倆不是分手好幾年了嗎?

一見麵就打架的。

難不成秦風還惦記著夏一帆?

夏一帆要結婚,他就瘋狂搗亂,吃醋呐?

門口的花壇又做錯了什麼呢?

被秦風一頓踢的。

秦風抽完煙,又恢複了吊兒郎當,誰也瞧不起的痞樣,進錄音棚試音去了。

小白興致盎然衝出來。

跟打了激素一樣。

“小北哥!小北哥!”

“咋了?”

小白拉住他的手,問:“聽說你們去買鑽戒啦?!”

餘北把他捏下來。

“你不是管宣發的,是管監控的吧?”

“門口保安跟我說的,他聽到你們說什麼鑽石戒指啥的。”

“你怎麼跟誰都熟啊?”

小白謙虛道:“不是你教我的嘛,多個朋友多條路,多個老公多個家……”

“我說過這話?”

餘北記不清了。

“對啊,還是對顧總說的。”

“……”餘北搖頭,“不可能。”

這種騷話不可能是我說的。

頂多在心裡說說。

小白對八卦更感興趣,追問:“小北哥,你快跟我說說,你們準備紮堆結婚啊?”

“什麼跟什麼,是夏一帆要訂婚,我們去陪他挑鑽戒,順……順便我們也訂了一對兒。”

“等等,國內這還不合法啊……他和女的?!”小白痛心疾首,“這麼帥不去搞基也太暴殄天物了吧!”

小白惋惜了一會兒又說:那既然還剩下一個,小北哥,你能不能把秦風的聯絡方式給我?痞帥簡直就是我的天菜……”

“你可彆招惹他。”餘北警告他說,“他現在心情不好,可能要揍人,你招惹他隻能被虐。”

小白麪紅耳赤地興奮:“也……也是可以的!”

餘北想了想說:“還可能是混合雙打。”

“我……可以試試,不嫌多……”

小白走的時候意亂情迷的,餘北撓了撓頭,不知道他在興奮個什麼勁兒。

就這麼喜歡捱揍?

鼻青臉腫的時候可彆喊疼。

秦風試音結果出來了,還真敲定就他了,滿嘴四川話真的能行麼?夏一帆這個原創都冇說什麼,估計是能過關吧。

顧亦銘一下班,就拉著餘北雷厲風行趕回家。

平時嚴肅威嚴的顧總,帶著激動的滿麵紅光。

還冇到春天呢,咋一個個的都焦躁不安了?

餘北同情他。

這娃兒一年到頭都在工作,終於放了個假。

看把他喜慶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