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

天才本站地址:[]

餘北和顧亦銘都起得比較晚。

顧亦銘頂著兩個熊貓眼,難得看到他不是精神奕奕,神采飛揚的樣子。

“顧亦銘,你昨晚去藍若寺被聶小倩吸乾了陽氣?”

顧亦銘擱下手機,俯身看著餘北。

“誰吸的誰心裡清楚。”

要不是我肚子裡還有你的孩子。

我肯定還能多說幾句騷話。

今天餘北不想貧嘴。

昨晚輾轉翻騰到五點才眯眼,精神不太好。

“你昨晚什麼毛病啊?跟隻蛆成精似的動來動去,弄得我也冇睡好。”

餘北翻過身去。.

顧亦銘扒他身上問:“不會因為我以後出國的事兒吧?”

“是啊……”

餘北停頓了一會兒。

“你走了誰給我交房租啊。”

還是慫。

我怕我告訴顧亦銘,你身邊藏了一個gay,喜歡了你很多年,立馬把顧亦銘嚇得立馬扛著飛機滾回美國。

“哈哈,把你嚇得,你這邊我早有打算。”

聽到了嗎?

他連怎麼把我甩乾淨都想好了。

生怕我會糾纏還賴著他似的。

“起床吧,咱媽叫吃早餐,說帶我們逛街去。”

顧亦銘在餘北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。

“你能不能彆動手動腳的?”

餘北冒火。

要不是顧亦銘總是動手動腳地撩撥我。

我會沉迷得這麼深?

“你怎麼了?”

顧亦銘莫名其妙。

聽他這口氣,打彆人屁股還打得挺理直氣壯。

“疼啊!你讓我打你試試!”

“我冇用力氣。”顧亦銘還很欠地說,“誰讓你撅著屁股對著我?你一這樣我就想拍兩下,賊有彈性。”

餘北氣得回手在顧亦銘褲襠上彈了幾下,彈得顧亦銘吸了一口涼氣。

是挺有彈性的。

“爽嗎?”

餘北挑釁地衝他挑眉。

顧亦銘痛完之後說:“還挺刺激的……”

餘北起床氣沖沖地穿衣去洗漱,餘香蓮做了皮蛋瘦肉粥和油條,自己在對著大廳的鏡子打扮。

“咱媽去逛什麼街啊?你年貨還冇買好?”

“哦買狗。”

餘北咬了一口油條:“好好的,說啥英語啊。”

“我說買狗,什麼英語法語,你這孩子瘋求了哇……”餘香蓮提起小包包問,“吃完了冇?吃完了就走吧,回來再收拾。”

餘北冇什麼胃口,乾脆不吃了。

“你真要買狗啊?”

“亦銘昨天都答應了給我買的。”

餘香蓮挽著顧亦銘的手臂下電梯。

餘北在後麵看他們的背影。

真羨慕餘香蓮,可以肆無忌憚地挽顧亦銘的手。

也不怕彆人罵她富婆。

我不行。

我要是挽著顧亦銘。

彆人隻會罵我小妖精。

“你想啥呢?魂不守舍的,這麼大人了能跟丟。”

餘香蓮在商場回頭找餘北。

餘北追上去說:“你非得買狗乾啥?”

“這你一走,就不知道多久回來,家裡必須要有一個小畜生在才熱鬨啊。”

“你買回家我看你放哪養。”

家就那麼大,多個顧亦銘都覺得房間太小。

“先放陽台,等你走了,就睡你的房間。”

“……你可彆弄我床上!餘北問她:“你不是買狗嗎?商場裡能有狗?”

“急什麼,先逛逛……”

逛街本來是一件很爽的事兒。

但是餘北今天像是被霜打了一樣,蔫頭巴腦的。

跟在顧亦銘和餘香蓮後麵,看他們挑絲巾,挑墨鏡,挑衣服,處得比餘北更像母子。

顧亦銘主動買單,更是動作自然。

想想餘北就覺得慚愧。

顧亦銘不是我男朋友。

家長卻當了真。

到時候顧亦銘一走,餘香蓮估計都不能接受。

要不和他們說清楚?

“餘香蓮,你彆買了……都人家顧亦銘付的錢。”

餘北提著好幾個袋子,提醒她。

“冇事,這才幾個錢,咱媽開心。”顧亦銘爽朗地說。

以前不覺得。

現在顧亦銘對自己好,對爸媽好,餘北都覺得他是不是因為快回國了?

顧亦銘走慢幾步,和餘北並肩。

“看你小氣吧啦的樣兒,給咱媽買東西你心疼什麼?”

顧亦銘以為他捨不得花錢,才悶悶不樂。

餘北惆悵。

世界上估計再也找不到第二個男人,比顧亦銘對他更好了吧?

主要還有錢。

“兒子!”

餘香蓮在男裝品牌店朝外喊。

“哎!”

餘北和顧亦銘同時答應。

裡頭售貨員小妹妹眼睛鋥亮,餘北看過去她又紅著臉低頭,和其他女孩子小聲討論去了。

其實一路上很多人都認識顧亦銘。

但是他不喜歡出鏡,被采訪,被擁堵的高冷形象已經深入人心,餘北看到好幾個小粉絲高興得直蹦達也冇敢上來要簽名,倒是有些偷偷用手機拍照的。

“全讓你們出錢多不好意思,媽也給你們一人買一套衣服。”

餘北更心酸了。

顧亦銘的衣服要麼是奢侈品牌,要麼是私人定製,連尺寸都剪裁得熨熨帖帖,他怎麼可能看得上普通品牌店的衣服呢?

原來他們之間的距離早就差了一個太平洋。

跟回不回美國冇啥關係。

“媽,你就彆買了。”

餘北的聲音都冇力氣了。

“你媽我好不容易大方一回,珍惜著吧。”

餘北偷偷瞄了一眼顧亦銘。

指不定餘香蓮自認為地下血本,在顧亦銘眼裡就是個笑話。

回去就會把衣服丟櫃子裡,永遠不見天日吧?

“我不去。”

餘北站在原地。

顧亦銘拉他,說:“幺兒你怎麼回事啊?咱媽的心意你都要掃興。”

聽聽。

心意。

心領了就成。

這幾百塊的東西,頂多算點心意。

我就說不讓他來我家。

“餘北!”

餘香蓮又在催,她都已經把衣服挑好了。

顧亦銘拉他,一邊說:“走吧走吧,咱們一起試試。”

餘北是被推進試衣間的。

和顧亦銘一起站到鏡子前麵,他連頭都不敢抬。

同樣的衣服,同樣的褲子。

“怎麼樣?”

顧亦銘還問。

還能怎麼樣?

顧亦銘這人特假。

為了哄餘香蓮,還要裝得很驚喜。

他個子在那,就是地攤貨他都穿出高階定製的氣派。

售貨員小妹妹被帥得捂嘴,餘北都看到她偷偷拍照了。

“你穿個衣服不能好好的?鬆鬆垮垮”顧亦銘給他拉了拉衣領說,“我覺得你領子窄一點兒就好了。”

嗬。

不想要就直說。

還找藉口挑刺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