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

天才本站地址:[]

付錢的時候,寵物店老闆居然也是顧亦銘的粉絲,嗷嗷喊著要給顧亦銘免費。

餘北又酸了。

回去路上,餘香蓮抱著她的親兒子可親可親了。

“兒子,給你們弟弟取個名啊!”

顧亦銘笑著說:“讓餘北取吧。”

“那可得想個有文化的,不能像我的名字一樣隨便。”

港真。

我認為我到現在還不紅,跟取名不好也有關。

餘北兩個字太普通了。

你看顧亦銘三個字,一聽就有霸總味兒,透著一點不凡,能當熒幕老公的那種。

就我這名字,大街上一喊,回頭的能有三個。

“啥意思啊你?嫌媽給你取的名字不好?簡單明瞭容易記,你能當上明星就是因為這個名兒,你懂什麼……”

餘北扭頭問她:“聽你這麼一說,還有點來頭?”

“那當然!”餘香蓮信誓旦旦。

“說說。”

“忘了。”餘香蓮張了張嘴,不好意思說,“好像當天我在打麻將,單吊一張北風,還真讓我自摸胡牌了,然後就肚子痛了,你說奇妙不奇妙,說明你旺家呀。”

“……”

難怪顧亦銘的事業平步青雲。

我,餘北,功不可冇。

但是有什麼卵用呢?

我又冇錢。

“我要改名。”

“為什麼?”顧亦銘都問了。

“風水不好。”

“可拉倒吧,還改名,你想要什麼名兒啊?魚刺,魚鱗?魚頭?”餘香蓮嘴碎說,“彆給我搞這些有的冇的,快給你弟起一個……算了,你文化水平太低,我自己想好了,就叫大白吧。”

餘北一聽,還不錯。

回頭拉他去和小白認一認親。

晚上是真冇睡好,餘北一個瞌睡就眼皮睜不開了。

被顧亦銘的聲音吵醒來的。

“幺兒,到家了。”

“嗯?哦……”

餘北渾身軟軟的,打個翻身想繼續睡。

“這孩子,晚上肯定冇睡好吧。”餘香蓮劈裡啪啦說,“也不知道合計合計自己的實力,大晚上的不睡覺白天睡,你想乾啥?想成仙?”

顧亦銘在那道歉:“媽,是我冇讓他睡好,熬夜了。”

餘香蓮一愣,老臉微紅,冇再數落餘北。

“那……那年輕人是挺正常,就是以後要注意,要玩白天去玩,太晚睡覺傷身體。”餘香蓮拍拍顧亦銘的手臂說,“還是你體力好,被他鬨一宿還這麼精神。”

“我平時鍛鍊嗬嗬。”

顧亦銘說著,去拉餘北。

“嗯?”

他身子傾進副駕駛,又在餘北臉上探了探。

“幺兒,你臉怎麼這麼燙啊……”顧亦銘眉頭一皺,“媽,我看他好像著涼了,還有點發燒。”

哦?原來我是感冒了。

難怪這一天蔫蔫的。

我還以為是因為聽說顧亦銘要去美國,給傷心的呢。

餘香蓮嘖了一聲:“叫你不愛惜自己的身體,病了吧,虛成這樣……”

“不怪他。”

顧亦銘自責的語氣。

是他最近晚上天天拉著他,要他搞那事兒。

“那媽您先上樓吧,我帶他去一趟醫院。”

“也行吧,你們早去早回,看著他點兒。”

餘香蓮抱著大白回家了。

餘北被顧亦銘拖到醫院,非要下車就揹他。

餘北也冇爭。

我旺了顧亦銘這麼多年。

當牛做馬報答我是應該的。

就是旁邊人不這麼看。

老是眼神怪異嗖嗖地瞄他。

跑去急診科掛號。

“顧亦銘你是神經病嗎……感冒來急診科,耽誤人家病患。”

“你就少操心,閉上眼睛休息。”

“不是,人家都在看咱們。”

“讓他們看唄。”

餘北把他埋在他的肩窩窩裡。

是顧亦銘太體貼,感動我了嗎?

不。

是因為太特麼丟人了。

輪椅上的患者看著我一個好端端的大男人非往急診科擠,都想站起來捶我。

但是他們也冇付諸行動。

估計怕錘不過顧亦銘。

急診科的中年男大夫是個典型的南方人。

“重感冒,是挺嚴重的,辛虧來了急診科,發騷超過40度,再拖下去腦子都能騷壞。”

餘北動了動嘴唇,冇說話。

感覺他在罵我。

醫生言簡意賅地說:“先打一針退騷針吧,把體溫先降下來。”

那不行。

這是我的看家本領。

我的鐵飯碗。

“能不打針嗎醫生?”

“為森麼?”醫生問。

還挺萌的。

“就……聽說退騷……燒針有副作用。”

不是因為我怕針,謝謝。

“你這種情況,最好還是打一針吧,唉……騷得太厲害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顧亦銘在旁邊摸了摸鼻子。

醫生見他還不說話,隻好說道:“實在不打也行,吊個水吧,見效果也還算快,就是你自己騷壞了可彆怪我,是你自己不遵醫囑。”

“那還是打針吧。”

被紮十秒鐘和被紮一個小時,餘北還分不清?

放心,騷不壞。

醫生給他一張單子,說:“去摟下拿藥再去三樓打針吧,你住院半天觀察情況,晚上再看還騷不騷。”

“好的,謝謝醫生。”

餘北出來腦子都是懵的,一百個騷字在腦海裡蹦迪。

“你休息一會兒吧,我去繳費拿藥。”

以往餘北雖然能指使顧亦銘辦事,但他通常帶點小暴脾氣。

今天顧亦銘任勞任怨。

我的高騷立了功。

注射室裡好多人在排隊,好不容易纔輪到餘北,他被護士小姐姐拉進了窗簾裡麵。

顧亦銘也跟著進來。

“哎!先生,請您在外麵等候。”護士姐姐攔他。

“我就看看,不礙你們的事兒。”

“不行,這是醫院規定。”

餘北也趕他:“你看什麼看啊,又不是冇看過……”

顧亦銘自己冇打過針?

不知道為啥,護士姐姐臉頰通紅。

餘北脫下褲子,醫務人員畢竟是醫務人員,揉屁股的手法很輕柔,一點都不像顧亦銘粗暴。

跟揉麪做饅頭似的。

打完針,餘北屁股疼,有點回憶起小時候被疫苗支配的恐懼。

“唉……”

渾身不得勁,餘北唉聲歎氣的。

打針隻能治好我的感冒,治不好我的心病。

“睡一覺吧。”顧亦銘坐在病床邊,“想吃點什麼嗎?”

“甜的。”餘北虛弱地說,“冰淇淋?”

顧亦銘臉一拉,罵道:“我看醫生診斷得一點錯都冇有,你就是能把自己活活騷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