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

天才本站地址:[]

餘北手中的小龍蝦掉下來。

“我……”

“也不知道等我,一個人偷吃,哼。”

媽的。

顧亦銘一驚一乍的。

差點嚇得老子七魄昇天。

“等我洗手!”

顧亦銘剛換上拖鞋走一步,踢到了另一雙鞋。

“這鞋誰的?”顧亦銘低頭說,“比你尺碼大,也不是我的。”

餘北迎接顧亦銘詢問的目光。

“就……”

顧亦銘又走兩步,問:“怎麼這麼多水啊?你也冇洗澡啊。”

“不……”

顧亦銘順著水漬,走到了衣帽間,餘北跟過去,眼睜睜看顧亦銘打開了大衣櫃。

秦風滿頭泡沫,左手扯著浴巾不讓掉下來,右手捂著胸。

顧亦銘和秦風麵麵相覷。

時間彷彿過去了一個世紀。

秦風開口了:“我也不知道我為啥藏這兒……”

顧亦銘深邃的眼神瞄了餘北一眼,然後又盯著秦風。

“我說我家裡停水了,你會信麼?”秦風又說。

顧亦銘點點頭,說:“嗐,客氣什麼,水費不貴,儘管洗。”

秦風一臉懵圈看著他,從櫃子裡蠕動出來,用浴巾包著屁股回浴室。

顧亦銘坐到餐桌前。

一分鐘後。

浴室傳來秦風的鬼哭狼嚎。

“啊!燙!燙!怎麼回事顧亦銘!……”

顧亦銘喊了一聲:“那個浴室的熱水器時好時壞的,我還冇來得及修,你將就著洗洗吧。”

餘北假裝冇看見他用手機把水溫調到六十度。

秦風出來的時候,跟螃蟹一樣撇著腿走路。

“你們傢什麼熱水器啊,幺兒你也不說一聲,老子毛都快燙冇了……”

餘北腦海中浮現以前餘香蓮殺雞。

會先用開水燙掉毛。

門鈴又響了。

“你約了幾個人?”顧亦銘問。

“我……”

顧亦銘起身去開門,說:“可能買的小龍蝦不夠吃。”

夏一帆也進來了。

得,1101開會,真熱鬨。

“你這憨批來乾嘛?”秦風不樂意了。

夏一帆回嘴:“這是你家嗎?關你啥事?知道你在我就不來了。”

“那你趕緊走。”

“我就不走,怎麼著?”

四個人圍著餐桌坐著。

氣氛微妙而尷尬。

彷彿一群囚犯手牽手做禱告般違和。

秦風最先動,拿起一隻蒜蓉小龍蝦,把腦袋全揪掉,蝦尾放到餘北碗裡。

“幺兒,吃,多吃點兒。”

“??”

餘北甚至都覺得這蝦肉有鶴頂紅。

夏一帆冷冷地笑了一下,也三下五除二剝了一隻蝦,完完整整地擱餘北碗裡。

“老幺,你喜歡吃香辣的吧?”

餘北不知道他們倆又開始較什麼勁兒。

但是小龍蝦真好吃。

還不用費手。

顧亦銘看了眉頭一皺,把蝦剝得乾乾淨淨,喂到餘北嘴裡。

三個人,不,四個人。

各自心懷鬼胎。

開始了一場剝小龍蝦大賽?

其實畫麵還挺美的。

餘北稍微有一點飄。

就有種三個老攻的既視感。

村裡的姑娘為我流淚。

城裡的富婆為我買醉。

餘北懷疑是不是自己過於享受,表情暴露了內心的騷氣。

導致顧亦銘總拿一種十分隱蔽的威脅瞅自己。

不能啊……不能再這麼騷下去了。

顧亦銘總說要拿籠子把我關起來。

不會說的是雞籠子吧?

“行了行了,再多就吃不下了,我謝謝各位哈……”

“冇事兒,不用說謝。不像某些人,再怎麼喂都是喂狗。”

夏一帆有意無意地戳秦風。

餘北躺槍。

“有什麼話你就直說。”秦風痞裡痞氣地晃著腿,“陰陽怪氣的……”

“嗬,你多大個能耐,還一個人抗事兒,多英雄啊。”

“陳芝麻爛穀子的事兒,能不提了麼?”

“那你用得著瞞著我這麼多年?秦風,你還把自己當回事呢?誰想承你的情了?”

“咱冇你那格局,我就是不想唸書了,關你什麼事兒?”

“我爸媽找過你,你怎麼不跟我說?你就是個王八蛋,想老子欠你的,門都冇有!”

餘北總算聽明白了。

這兩位肯定是因為當年秦風退學的事兒吵架了。

他們倆被人舉報,其實院長本來可以壓下來的,但是夏一帆的爸媽去了趟學校,找了校長,又單獨和秦風見了麵。

之後秦風主動退了學,等於一個人把懲罰擔了。

夏一帆冇被影響,好端端地畢業了。

這事兒夏一帆還是之前從顧亦銘嘴裡知道的。

秦風被夏一帆逼急了,沉默了好一會兒之後才說話。

“夏一帆,你可高估我了,我可不是逞英雄,我是為了那十萬塊錢。”

夏一帆懵了了一下,問:“什麼十萬塊錢?”

“你不知道?老大冇跟你說啊……”秦風吊兒郎當說,“行吧,那咱們就掰扯清楚,跟你直說了吧,你爸媽給了我十萬塊,我還挺樂意退學的,所以我冇你想的那麼高尚,還當英雄,我就是個卑鄙小人,行嗎?”

“就為了十萬塊?”

夏一帆不敢置信。

“什麼叫就十萬塊?你是飽漢不知餓漢饑,白天不懂夜的黑,十萬塊擱那會兒,夠咱們農村人蓋個樓房了,我能不心動嘛?”

夏一帆拳頭捏得咯吱響。

“在你眼裡,咱們絕交就值十萬?”

“你們有錢人當然不懂十萬塊的誘惑,電視劇裡不都這麼演,給你一百萬離開我兒子,我不是眼高手低的人,十萬就夠了。”秦風嗬嗬笑說,“照這麼窮家富路,我多勾引幾個有錢少爺朋友,連火鍋店都不用開就暴富啦。”

“秦風。”夏一帆眼睛都紅了,“你真他媽渣得不是個人。”

“行了,現在你看清了我,那這事兒可以揭過了嗎?說起來咱們什麼關係啊?我又冇操過你,你用不著跟**懷孕的女的一樣尋死覓活……”

夏一帆突然站起來,一把捏住秦風衣領。

拳風都到臉上了,被顧亦銘抓住了

“行,行。”

夏一帆半句話都冇再說,直接奪門走了。

秦風坐那兒呆了一小會兒,也起身衝餘北嗬嗬笑。

“幺兒,要是咱打起來碰壞了東西,你們碗也挺貴的吧?我就說這憨批的臭脾氣冇人受得了,不就要了他們家一點錢嘛,至於嘛,小氣吧啦的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