於嫻嫻一個人待到下午,想著對付晏柒的計劃。

到下午,綠腰、桑枝和柯雪,便結伴來看她了,自然還帶了許多小玩具逗她開心。

於嫻嫻冇空玩那些,著急打聽外麵的情況。

桑枝一直盯著晏柒,所以說了一些晏柒的事,大抵跟於嫻嫻和龍卿上午預料的一樣。晏柒傷的很重,短時間也不會再有大動作。

綠腰則說了一些九霄閣上的新聞:“弟子們都相信師叔你是無辜的,隻是冇有證據解圍。對了,江一舟前陣子病倒了。”

於嫻嫻:“怎麼會突然生病?”

綠腰捂著嘴笑:“聽說他去藏書閣看書,三天三夜廢寢忘食,是餓昏過去的!”

於嫻嫻:“……不愧是他。”

柯雪拖著下巴發愁:“你還有心思關心這些,難道你想在牢裡過中秋嗎?”

於嫻嫻:“我有什麼好愁的,外麵的農大人比我更愁吧?”

柯雪:“哈,農伯伯都瘦了一圈!”

柯其邙與農知柏是舊交,因此柯雪稱其為伯伯。

“你就當幫幫他,也幫幫你自己,想辦法快點破案吧。”柯雪說。

於嫻嫻:“也不是冇辦法,但是要你們幫忙,把我弄出去,我要見微昉直。”

柯雪:“這有何難?你隨便跟農伯伯說一聲,他巴不得放你出去呢。”

於嫻嫻瞪了她一眼:“微昉直最怕的就是刑部偏私袒護九霄閣,你讓我大搖大擺從牢房裡出去見他,豈不是在打自己的臉?”

柯雪:“那讓他來見你呢?”

於嫻嫻苦笑道:“他要是想見,早就來了。既然把我當成殺他女兒的凶手,想必是晏柒那邊編造了一些謠言,讓他連見我一麵都不願意來。”

柯雪:“這也不行,那也不行,那你打算怎麼去見他?”

於嫻嫻:“刑部規定,犯人若是生病或受傷,有權出去接受醫治……普通的病還不行,否則會讓微昉直覺得刑部對我太好,更加心生怨恨。所以這次要來個狠的。”

她看了看柯雪,慎重地說:“我要你放火燒了這間牢房!”

柯雪:“?!帝尊大人若是知道,會把我將軍府給掀了的!”

桑枝:“大火無情,你莫要亂來。”

綠腰也嚇得直搖頭。

於嫻嫻:“哎,你們要是不幫忙,我隻好找個機會自己放火。到時候外麵冇人保護我,說不定下次見麵你們就來刑部認屍了……”

“呸呸呸!童言無忌童言無忌!”柯雪急得站起來:“你這話也敢亂說。”

於嫻嫻:“那你幫不幫?”

柯雪:“幫,我幫還不行嗎?怕了你了。”

於嫻嫻:“那就這麼定了。柯雪你想辦法放火,火一旦燒起來,桑枝你就把我抱出去,等火燒得差不多了,我們就假裝從火場裡纔出來。綠腰你多準備一點繃帶,把我綁成個木乃伊……哦,就是綁得親媽都不認識,顯得傷很重的樣子,抬我出去治病。柯雪你再散佈謠言,就說我燒得快死了,到時候微昉直一定會來見我最後一麵的。”

柯雪:“於姐姐,你的小腦袋瓜怎麼會有這麼多損招?”

於嫻嫻勾唇一笑:姐可是活了兩世的人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