搞不懂老婆的腦迴路。

他想送的是浪漫好嗎?

“我聽人家說買車第一時間就要買保險,不然不能上路的。”乾多多認真的回覆後,開心地說道:“陸夜琛,我是不是猜對了?”

陸夜琛聽見乾多多自信滿滿的話語,忍不住捏了捏眉心。

“不,你猜錯了。”

乾多多聞言頓時懊惱的歎息一聲:“我猜錯了?”

“那如果不是保險的話,是什麼?”

“算了,就你這個腦迴路,我已經對你失望了。”陸夜琛歎息一聲,開口說道:“我不打算讓你自己猜了,你還是閉上眼睛吧!”

“好吧!”乾多多從善如流的閉上眼睛,期待的說道:“等你把驚喜拿出來,通知我一下。”

陸夜琛看著閉著眼睛的乾多多,情不自禁的俯身在乾多多緊閉的雙眸上輕輕地吻了一下。

“好了,你可以睜開眼睛了。”

乾多多聽見陸夜琛的話,纖長濃密的睫毛忽然動了動下意識的睜開眼睛。

她睜開眼睛的刹那,忽然發現陸夜琛什麼都冇有拿出來。

“驚喜呢?”

她詫異的打量了陸夜琛空空如也的雙手一眼,疑惑的問道:

“你說的驚喜該不會就是忽然偷親我一下吧?”

“你往我手上看。”陸夜琛寵溺的看著乾多多:“看見了嗎?”

乾多多蹙起好看的秀眉:“你手上明明什麼都冇有呀,我能看見什麼?你的手?”

他總不會是想把他的手送給她做驚喜吧?

“你看清楚了......”

陸夜琛輕笑一聲,忽然變戲法一般憑空從手中變出一支火紅的玫瑰花,送到乾多多的麵前。

“這就是我給你的驚喜。”

“送你一朵玫瑰花,不是代表我小氣,而是代表我愛你,這輩子我隻鐘情於你一人。”

“寶貝,你喜歡嗎?”

乾多多看著忽然送到自己眼前火紅的玫瑰花,又抬起眼眸看了看神色溫柔深情的陸夜琛,心情不自禁的悸動了一下。

“很漂亮,我很喜歡。”

她羞澀的點點頭,伸手從陸夜琛的手中接過玫瑰花。

她忍不住仔細的打量著手中的含苞待放的紅玫瑰,好奇的問道:

“你這朵玫瑰花冇有包裝,是從哪裡變出來的呀?”

真冇想到陸夜琛竟然會變魔術,太神奇了。

陸夜琛聽見乾多多的好奇的問題,俊臉上閃過一絲不自然的笑容。

“這你就不用管了,我們趕緊看電影吧!”

說著,他連忙把手中已經剝去外皮烤山芋送到乾多多嘴邊。

“老婆,烤山芋的老闆說這個要趁熱吃纔好吃。”

乾多多看著嘴邊香噴噴的烤紅薯,忍不住看向溫柔體貼的陸夜琛,感動的紅了眼眶。

陸夜琛對她是不是有點太好了?

半個月後,她還能狠下心離開陸夜琛嗎?

她心情十分複雜的低頭咬了一口。

“很好吃,謝謝。”

“寶貝,都說了不用跟我說謝謝。”陸夜琛低沉磁性的嗓音裡帶著一絲無奈,隨後親了乾多多小臉一下,說出心中的不安:

“你跟我說謝謝,我總覺的不安,好像你準備拋棄我,現在隻是把我當做一個普通朋友對待一般。”

乾多多聞言緊張的連忙對著陸夜琛笑了一下,轉移話題道:“你彆胡思亂想,我們趕緊看電影吧,電影都開始了。”

她話音剛落,手機忽然傳來微信訊息提示音,接二連三響了好幾聲。

乾多多本來不想管,但是陸夜琛卻提醒道:

“寶貝,你微信響了,是不是你朋友有事找你?”

乾多多身子僵硬了一下,笑著說道:“應該是吧!”

她緊張的連忙拿出手機看了一下微信訊息。

是陸明耀給她發的微信。

【乾多多,我打你電話你為什麼不接,你為什麼把老子加入黑名單了?】

【我告訴你,你彆妄想毀約,你敢毀約的話,我不但可以讓你生不如死,也可以讓你的孩子生不如死。】

【看見微信訊息立刻把老子從黑名單裡放出來,如果你敢不把老子從黑名單裡放出來,老子現在就去找你,立刻把你帶走。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