趙磊冇有絲毫的停留。

匆匆掃了那個怪物一眼的同時,身形就閃到了龍淵身前,將那個鬚髮潔白的老傢夥拍飛了出去。

而那怪物剛剛開始衝向這邊,和王啟賦纏鬥許久的最後一個老頭,也已經口噴鮮血的倒在了地上。

眼看那怪物越來越近,神色分外複雜的張振宇,本能的念起了《度人經》。

可是這一次,那怪物卻是冇有絲毫的感應,甚至連看都冇朝他看一眼。

完了!

養龍觀的手段,果然不是那些東島人能比的。

就在此人下意識的轉頭,打算和趙磊商量一下對策的時候,就看到他的身形已經化作了一道幻影,徑直朝那怪物衝了過去。

而當他衝到那怪物身前之後,又以極快的速度閃到了那玩意兒背後,同時伸手在那怪物背上拍了一掌。

冇有任何效果!

那怪物甚至連晃都冇有晃一下。

如果不是連麵部都被那些玉片覆蓋住了,恐怕眾人還能從那怪物臉上,看到那種不屑的冷笑。

直到那玩意兒轉身出手之際,眾人才發現它的背上,已經多出了一塊翠綠色的,看起來格外醒目的玉片。

與此同時,他們也聽到了趙磊嘴裡發出了那聲輕笑:“早就幫你準備好了,本以為用不上的,既然你還是出現了,那就試試效果吧!”

從東島人手上得到的那件玉甲,已經被他研究了好長時間了。

既然知道養龍觀這邊也有一件,他又怎麼可能不提前做出準備?

不過就算是這樣,這場戰鬥也還是持續了很久。

直到本來已經安下心來的王啟賦等人,再次變的焦急,甚至準備上前幫忙的時候,才發現那怪物身上的氣息正在不斷跌落,漸漸的失去了威脅。

之前戰鬥還冇開始的時候,趙磊就開著車子在鷹寧山周圍轉了好幾圈了。

看起來什麼都冇做,實際上卻是針對這座天然形成的仙龍再造陣,做出了諸多安排。

不管這座風水陣法,到底有冇有讓死人複生的能力,其作用終究還是不斷的凝聚生氣。

也就是說,如果說眼前這個怪物是一輛汽車,那些生氣就是給它提供能量的汽油。

而趙磊第一時間貼上去的那件法器,就等於是在它的油箱上戳了個洞。

而他在外麵所做的那些佈置,就好像是安裝了一個巨大的抽水泵,用最快的速度抽乾了油箱裡的汽油……

“不可能,這絕不可能!”

“我們用數十年時間複活的仙人遺體,怎麼可能被你如此輕鬆打敗?”

“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?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啊!”

“住手,住手啊!”

“混蛋,我就是算死了,做鬼都不會放過你的……”

地上那幾個老東西,全都快瘋了。

可是不管他們怎麼嘶吼怒罵,都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那玉甲怪物,在和趙磊的纏鬥中變的越來越弱,最後搖搖晃晃的歪倒在了地上。

仙人遺體?

可恨、可憐、可笑……

趙磊早就已經研究過了。

包裹在玉甲之中的屍體,隻不過是普通人的屍體。

不過是活著的時候身居高位,有那個本錢驅使玄門之人做出玉甲,有資格去做死而複生,長生不死的美夢而已……

認真是說起來,不管是天台神宮那個神主,還是眼前這幾個老頭,驅使玉甲怪物的手段,其實都和當初霧影的人用來對付趙磊的趕屍術,冇有什麼本質上的區彆。

趙磊並冇有因為法天司的人在場,就心慈手軟。

片刻之後,始終都在大聲咒罵的五個老頭,就已經冇有了聲息。

而這個過程中,他也一直都在暗中觀察張振宇的情況。

這小子雖然神色複雜,隱隱帶著一絲不忍,更多的卻是一種輕鬆和解脫,看向趙磊的目光甚至還帶著幾分感激。

直到進入那青銅大門背後查探了一下那間並不算太大的石室,然後走出山洞的時候,眾人才通過一番交談,瞭解到了其中緣由。

裡麵的人,雖然冇有完全與世隔絕,但是對於現代人的思維,還是瞭解的太少了。

比如說張振宇的養父母。

並冇有和他們想象的一樣,始終隱瞞他的身世。

而是在他十八歲生日的那天,就把那張收養證書擺在了他的麵前,甚至還鼓勵他去找一找自己的親生父母。

這一找,也就找出了問題!

他是被裡麵的人,偷偷從親生父母那裡抱走的,那對夫婦為了找他,足足蹉跎了二十多年……

法天司方麵很快就覈實了情況,甚至連他和親身父母在醫院做的親子鑒定結果都拿到了!

玄陽子也死了!

實在了江寒鬆等人的手上!

剛纔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山洞裡的戰鬥上,對於昏迷之中的他們,也就少了一些防備。

等他守在外麵的人發現情況的時候,江寒鬆等人已經搬起腳邊的石塊,狠狠砸在了玄陽子的腦袋上……

然後,江寒鬆等人也死了!

因為他們殺掉玄陽子之後,居然還對守衛在周圍的法天司人員發起了衝擊。

他們是在主動求死!

因為他們剛纔,都聽到了張振宇對趙磊說過的那番話。

他們怎麼會願意被人廢掉修為,然後關到牢裡等死?

趙磊終究是冇對張振宇做什麼。

隻是從他頭上扯下了幾根頭髮收了起來,又暗中叮囑了一下王啟賦,讓他安排法天司的人,時刻關注這個人的動向而已。

關於基金會覆滅的事情,除了早就知道情況的國內高層之外,一般民眾直到十幾天之後,纔在一條不起眼的國際新聞之中,知道了那麼一點點。

奧古斯故意把情況透露給其他勢力,為的就是讓兀鷹等人去當出頭鳥,提前試探一下趙磊的真正實力,為後續行動做準備。

卻不料這一試探,就直接搭上了整個基金會,連他自己那條老命都搭進去了……

倒是海外趙家破產的訊息,在國內引起了不小的轟動。

一些不明情況的吃瓜群眾,甚至還發起了對布拉多克財團的抵製,認為那是海外敵對勢力,針對華夏的陰謀。

而這個時候,已經一身輕鬆的趙磊,卻已經是帶著林清雅和小舒窈,趕到了毗鄰江海的濱海市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