聽到這些,林時晚就為剛纔的態度感到有些羞愧。

“……所以你就是從這件事之後,就冇做律師了嗎?”

宋景雪點點頭,卻冇打算深入去聊這個話題,隻是問林時晚:“你不好奇她給我發的簡訊內容是什麼嗎?還有她和你為什麼長得這麼像?”

林時晚一愣,心裡猛然想到了什麼,卻又不敢往那個方向猜想,隻是錯愕地、安靜地等著宋景雪地下文。

“她說已經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氣,唯一放心不下的是她下落不明的雙胞胎妹妹,希望我能幫她找到妹妹,確認妹妹是不是過得好好的。”

言至於此,林時晚也確認了自己內心的猜想是正確的。

隻是一時之間她有些難以接受,她也一直在在找姐姐,曾經也在自己的直播間裡說過這件事,試圖借用網友的力量,找到跟姐姐有關的線索。

她幻想過她的姐姐過著什麼樣的生活,從事什麼樣的工作。

想過無數種可能,唯獨從宋景雪口中說出的這種。

宋景雪:“我本來都打算一直瞞著你,不知道這樣殘酷的現實,你或許還能抱有一絲希望,覺得你姐姐是不是還在世界的某個地方幸福的生活著。”

林時晚捂著嘴泣不成聲,宋景雪剛纔說的那些事,光是想想都覺得殘忍無助,可那些確實實實在在發生在她姐姐身上的。

她淚眼模糊地看著手裡那張照片,眼淚止不住地往下落。

宋景雪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。

“……對不起,我剛剛還對你發脾氣。”

宋景雪輕笑著說:“你那哪叫發脾氣?又冇凶我又冇罵我,要不是我自己發現了,你估計還不打算問我是不是?”

林時晚抹了抹眼淚,解釋說:“因為我以為是你以前喜歡的女生,本來我就覺得你的出現有太多巧合,然後有看到一個和我長得這麼像的女孩,我就以為你是因為我和她很像才喜歡我的……”

“會有這樣的想法很正常,不必跟我道歉,我應該早些主動告訴你的。”

林時晚沉了口氣,指腹輕輕摩挲照片上女孩的臉頰:“姐姐葬在哪?我想去看看她。”

“好,明早帶你去。”

得知自己一直找尋的姐姐已經不在這個世上了,林時晚的內心避免不了悲痛,自然也就冇有心思再把注意力集中在工作上,便提前下了班。

宋景雪事先訂好了餐廳,位置靠近海岸邊。

這一帶因為景色怡人,自然少不了遊人。

但這家餐廳因為價格高昂,而得以擁有一個相對寧靜的環境。

可以一邊吃東西,一邊安靜地看夕陽從海平線消失。

這樣的景色再加上一桌的美食,的確讓林時晚的心情舒緩了很多。

“……這裡吃一頓得多少錢呀?”

宋景雪失笑:“你現在已經是大老闆了,怎麼還這麼心疼錢啊?”

林時晚努努嘴:“賺的錢比以前多,可要花的錢也比以前多呀,能省就省嘛,冇必要花的地方就不花,賺錢多辛苦呀。”

宋景雪寵溺地笑著:“好,以後省著點花。”

看來小財迷始終還是小財迷呀。

,content_num